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己亥十月社课丨粥或汤丨一碗盛来玉粒稠

2021年03月04日 521人浏览

  半亩塘十月社课

  点评:司雨、白石簃主人

  

  十月:粥或汤

  

  安洪波

  地瓜粥

  云来窗户外,我在灶台前。

  玉质无人信,金刀一剖然。

  糊涂或难得,翻覆亦应怜。

  犹记青春好,山花林草鲜。

  

  司雨评:本诗以地瓜粥为题,由瓜及人,层层深入,人生也似熬粥,随着不断地沉浮翻覆,渐渐由清纯变得糊涂。

  白石簃评:拟人写法,见人生之无奈,字面妥帖。

  

  刘约之

  过北京西站(新韵)

  京城居不易,到此却争先。

  风径千层叶,云楼数点烟。

  渐知粥有味,略看月成圆。

  只是奔驰者,依然近柳边。

  

  司雨评:全诗醒目,中二联犹为精彩,深得五律之味。明知京城居不易,却争先来京,把京城看做柳边塞外,以闯关东的精神来博那成圆之月,云烟之楼,少年志气,自当如是。

  白石簃评:过客感触,浮光掠影。

  

  花山子

  萝卜雪梨汤

  客至匡庐忽小恙,难眠夜半咳连连。

  店家借我红炉火,煮热人间三月天。


  司雨评:红炉火煮三月天,美人便是病中也是美的。内容似扣不稳标题。

  白石簃评:曲意为之。

 

  詹海林

  咏粥

  幼岁家贫缺米粮,三餐得此济饥荒。

  今时酒肉伤身体,自可消愁疗肚肠。

  

  司雨评:粥能养人。贫如雪芹,亦可举家食粥。福若今人,亦不免弃酒从粥。全诗气息通畅。“消愁”二字堪斟,以粥消愁,似少见人用。

  白石簃评:对比言之,是笨办法。

  

  王海亮

  腊八日僧舍粥

  碧落星初散,黄粱炊已成。

  佛家应有意,世路岂无情。

  沙钵容清淡,苍生祈太平。

  疏钟惊未定,宿鸟起飞鸣。

  

  司雨评:整诗工稳,娓娓道来,层层铺展,细腻温和,似淡实浓,得粥中真味。白石簃评:贴合题意,稳当之作。

  

  王增强

  羊汤

  此心安处酒花香,亭饮无边白月光。

  晓问何以消中圣,平泉家制一羊汤。

  

  司雨评:“亭饮无边白月光”,隔空亦可想象增强兄的豪气。后两句有广告的嫌疑:)白石簃评:羊汤解酒,是饮者秘笈。

  

  郭宝国

  八宝粥

  入釜皆称宝,沸后火慢添。汤翻软壳角,煨久去棱尖。休说清如水,混得胶样黏。你中须有我,百味各相兼。到头一勺蜜,翻成一味甜。

  

  司雨评:这大约就是体制内大锅饭的特点,不分三六九等、天才庸才,只要人人混沌、个个圆滑,有了成绩人人都好,有的错误个个全担。没办法,国情如此,而且八宝粥,的确“养人”啊。

  白石簃评:写的精细,而有言外意。

  

  林看云

  生查子二首

  小雪日加班晚归,食粥有记并祝生。

  一

  风起觉衣单,灯火同摇曳。

  迤逦路行长,次第车声继。

  电话问何频,答曰人将至。

  取钥待开门,隐约清香味。

  二

  窗明一盏灯,引我归家路。

  案上粥生香,暖我肠和腑。

  翁姑幸可亲,年长犹相护。

  唯愿体长安,日日欢颜驻。

  

  司雨评:更喜其二,生活细节小事,每每动人心魂。一盏灯,一碗粥,触目暖心,最是家的味道。临其境。欢喜自在。

  白石簃评:日常风味,亲切可感。

  

  星雨

  戏题(新韵)

  新人字莫愁,厨舍试餐粥。

  不解全家味,夫偿第一瓯。

  

  司雨评:当心王建要版权。

  白石簃评:巧意而熟,取唐人伎俩。

  

  江合友

  食粥竹枝词

  三千沸米甕中流,一碗盛来玉粒稠。

  谁人堕泪谁人笑,堂上溪边野渡头。

  

  司雨评:读此诗,莫名想起王蒙《坚硬的稀粥》来。在中国,公平难得,粥大抵是少有的公平事物——无论贫富贵贱,莫不食粥。从一碗粥放眼天下,这是江合友兄的本事。

  

  白雨

  拆迁户的猫

  十户九已空,拆迁一何速。卡车搬运急,日夕不息毂。桌床余墙印,瓯篮狼藉覆。灼灼廊下花,亭亭门前木。红碧或无情,白猫颓然伏。凄惶唤主人,盘桓恋故屋。自昔憨养肥,碟盘厌鱼肉。一朝忍相弃,怒止幼子哭:新家应无鼠,篱下居难卜。愿君携贵坊,楼隅寒能宿。驱蝇争剩炙,呵冰舐残粥。出没避骄犬,所期惟饱腹。莫言江湖大,风涛各祷祝。

  

  司雨评:小雨之诗,莫不出于生活实景,莫不有着她鲜明的个人特色。这猫我也曾见,这家我也曾去,实写不出她这样的句子。从“自昔憨养肥,碟盘厌鱼肉”,读到“驱蝇争剩炙,呵冰舐残粥”,不禁泪目。我亦拆迁户,其间甘苦,不足道人。

  白石簃评:历历如绘,细节尤好。

  

  东柳

  熬小米粥

  一夜北风吹入冬,任他寒暑已从容。

  新淘小米将文火,熬出人生滋味浓。

  

  司雨评:一粥相伴,不惧寒暑,任他北风呼啸,独在小天地里享受生活滋味。是熬粥,也是人生态度。

  白石簃评:人生滋味,只在自心。

  

  梅点点

  暮色

  遍染西天霞几层,深帆远海暮云凝。

  清泠月色如眉细,照我人间粥饭僧。

  

  司雨评:诗人感情,往往矛盾,越是欢喜,越是孤寂,越是宏大,越是渺小,回首之时,看到成绩的是领导,看到不足的是诗人,觉得自己百无一用的,往往是书生。“粥饭僧”三字,我也觉得自己担得。

  白石簃评:远眺之远大,回到自身之渺小,映衬得好。第三句可酌。

  

  邱亮

  读闲情偶寄四美羹

  水陆兼之采,往依南浦居。

  食鱼应对客,持蟹更无余。

  菌落生山坳,蒓浮连水渠。

  此中浑二妙,设物到清虚。

  

  司雨评:陆之蕈,水之莼,皆清虚妙物。二物为羹,和以蟹之黄,鱼之肋,名曰“四美羹”。全诗古意盎然,令人心向往之。

  白石簃评:对句自然,歌咏食物而能清新。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