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品 > 正文

庚子六月社课|手机|红尘消息掌中来

2021年03月05日 138人浏览

  半亩塘六月社课

  收稿:刘净微

  点评:詹海林

  辅评:王海亮

  

  六月:手机

  

  江合友

  手机

  宵中难去手,梦境恨无机。

  已餍蛾眉宠,多矜玉指持。

  视频迷碎片,文字猎新奇。

  露电人生短,流光弃置之。

  

  詹海林评:现代人对手机的依赖已是如痴如醉,为了手机,总是美人也可冷落,结句警醒相劝,人生如露如电,人生苦短,莫虚度年华。通首诗结构紧凑,一气呵成。以物言物,并非上品。

  王海亮评:以诗词手法解读现代人生活,丝丝入扣,琢磨到位,亦讽亦谏,发人深思。

  

  李江湖

  读唐诗及其他

  地点时间人物谁,桃花依旧傍风吹。

  居然米比长安贵,蓦地心因冻骨悲。

  距我应离一千载,输他只差二三诗。

  浮生难得单休日,懒问江湖关手机。

  

  詹海林评:点题到尾联,给读者闲散慵懒的感觉,轻松而略带诙谐。颔联和颈联工整而灵动。尾联与手机同题相关,更有意思的是作者笔名是"江湖",一词双关,诗中有我,个性化十足。

  王海亮评:生活艰辛,而淡语出之,愈觉无奈愈觉可叹。千载一瞬,所余惟几首诗词而已。输他只差二三诗,可谓真狂生,可谓真解者。

  

  重楼

  手机没电了

  常愁无计避喧嚣,片刻幽居还寂廖。

  纵隐人潮如放逐,一隔音讯觉飘摇。

  舒张眼界何劳指,管领湖山未折腰。

  暂释囚牢君莫惜,得闲且赏美人蕉。

  

  詹海林评:角度颇新,道出手机没电前后的心情。后二联浑厚精美,华滋大气。把手机喻为囚牢,准确有趣,堪称佳律。

  王海亮评:以认真的态度自嘲一把,词语多双关,心态描摹细腻生动。而书生意气隐现其间。美人蕉似有典故,不可深挖。

  

  沧海

  手机

  神机在握意空驰,浑似孤僧入定时。

  过眼诸缘皆若幻,横眉一念总成痴。

  宵深云霁天心雨,月落风翻屏底思。

  微信不传青鸟倦,知音已渺莫相催。

  

  詹海林评:手机在握,却似孤僧,这喻象匪夷所思。颔联承接完美,禅机隐隐于词语之中。颈联补意,诗意稍平。尾联呼应甚好。

  王海亮评:千情万念,不过相思。中宵风雨,差迟近之。

  

  刘约之

  秋日绝句

  拥被日高凉不收,秋风时冷少年头。

  沉思有约期将近,览遍天猫欲买舟。

  

  詹海林评:前三句平铺,结句才是吸睛之笔。统篇若不细读,绝看不出与"手机"主题相关,结句之"舟",当是"手机"之借喻,一句解千疑,救出前三句之淡。

  王海亮评:少年的心思,都在这个“约”字上。佳期将近,立即精神振奋。这个“舟”也是双关。

  

  木雁

  手机

  乾坤入手纵神游,万象纷纭一例收。

  漫划彩屏留指爪,轻敲微信记春秋。

  有容远胜便便腹,相顾长青剪剪眸。

  5 G 又开新境界,时人见我尽低头。

  

  詹海林评:如此手法写手机,堪称入骨三分、手机无所遁形。颈联甚好,"便便腹""剪剪眸",用词有新意,而尾联与时俱进,夸张手法运用得当。

  王海亮评:得手机之趣。多用现代语入诗而韵味不减,功力深厚。“留指爪”“尽低头”亦是双关,妙不可言。有容、相顾句亦可得会心一笑。

  

  一苇

  疫期读书,手机终是大害

  杜门风雨任徘徊,曩日山林梦复开。

  到底六根终未净,红尘消息掌中来。

  

  詹海林评:前两句已得读书之趣,可惜未能坚持,六根未净,自是手机影响。声讨手机之弊,与重楼"囚牢"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海亮评:得绝句之妙旨。后两句尤其精彩有趣。六根未净是自嘲,红尘消息是讽喻,前两句拉开架势甚大,翻手就被破功了。

  

  方竹

  偶句

  半日偷闲垄上行,浮光掠影眼前清。

  香微依旧土和穗,花小悠然阴与晴。

  低草叶圆栖蝶梦,野溪水浅蓄蛙声。

  少年心事老无计,聊闭手机归读耕。

  

  詹海林评:偶入田垄,乡村景色如画,香微、花小,草叶蝶梦,溪水蛙声自是十分清新,从而萌生关闭手机,归乡耕读的念头,诗意恬淡,似有陶公田园诗味道。

  王海亮评:晴耕雨读,悠然自在,多少人的梦想,一时花草俱都鲜活起来。诗得乡野之趣。中二联错开角度写更好。土和穗,阴与晴,也没有产生应有的对比或呼应效果。

  

  彭哲

  手机

  纵使轻身一手容,莫云此物最堪钟。

  封邮小字因成弃,过眼芳华早已从。

  只合年长殊照面,却于屏上易通逢。

  我诗犹未有佳句,应是相思不许浓。

  

  詹海林评:结句很有味道,前面几联稍觉生硬。

  王海亮评:轻身,似应为身轻,早已从,殊照面,易通逢,不许浓,都不类诗词语言,确实“不通逢”。七律之难做可见一斑。

  

  天涯剑客

  手机

  新交旧识满荧屏,常恐疏离刷不停。

  心事纷繁何处诉,情怀黯淡倩谁听。

  西窗夜话成追忆,尘世奔波尽转萍。

  物是人应非往日,手机翻遍陷伶仃。

  

  詹海林评:淡淡闲愁,遍织句中。手机已成为社交工具,情意绵绵皆可相托,可惜有些人有些事缘分不深,徒成追忆。诗意唯美,转承自然。

  王海亮评:七律需腾挪反转,不可一味直下。前三联意思差不多,拉开不够。第七句把物是人非拆了,硬拖成七字。七律难可先做五律,还需要做功课。

  

  红泥小炉

  有感于孩子用手机完成作业

  小儿云打卡,日捧智能机。

  搁笔传音画,追风换壳衣。

  瞳神长入定,拇指忽如飞。

  应用滚屏啄,墨香何久违。

  

  詹海林评:疫情期间上网课,使用手机成了孩子们堂皇的理由。手机深深影响了人们的生活,三岁小孩也识得抢手机玩游戏或拍照片了。成人的世界更离不开手机,工作、娱乐、社交,无机不便、不乐、不惯。随之而来的社会问题也频频出现,视力损伤就是第一危害。相反,纸质文字带来的书香墨香,越来越遥远了。正是:上帝关闭了一扇窗,又另开启了一扇窗。于我而言,这扇窗风景绝对不佳。这首诗诗意相对较平,但揭示了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

  王海亮评:手机确实比我们童年时候任何一个玩具都吸引人,描写很形象,细节很生动。个别词语如“壳衣”“瞳神”“滚屏啄”略费解。“拇指忽如飞”就很好。如觉律诗受限制,改为古体可以再发挥一下。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