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半亩塘诗社辛丑二月社课(怀旧老歌)点评版

2021年11月16日 430人浏览

  半亩塘辛丑二月社课

  收稿:梅点点

  点评:风儿、郎晓梅、青叶、李江湖


  二月:怀旧歌曲


  詹海林

  怀旧歌曲 《西海情歌》

  西北能歌沙漠狼,撩吾记忆两茫茫。

  玫瑰凋谢情缘短,塞雁南飞梦境长。

  几度春风苏草木,廿年流水哭词章。

  不堪对酒伤离别,涕泪滂沱入醉乡。

  风儿评:整体低婉流畅,如入歌境,颈联最见工致。惜尾联略显冗沓重复,如宕开一笔或更好。

  郎晓梅评:几处商榷(未必妥当):1.“玫瑰”联绵词,“塞雁”偏正结构,“凋谢”联合结构,“南飞”状中结构,对仗不工;2.“哭”与“涕泪滂沱”意重;3.诗表虚而不实,形象思维较弱,读来无感。4.题不确切或可再酌。

  青叶评:最爱《西海情歌》中这一句歌词:爱象风筝断了线,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既真切又贴切。虽然现代的歌词与旧体律诗的文字表达有诸多不同,但也可以取长补短。感觉此律前三联佳,尾联用力略大。

  李江湖评:起手先声夺人,已然成功一半,后六句顺势而下即可。


  江合友

  南歌子  怀旧老歌

  潇洒红尘遍,玫瑰粉颈回。浅斟低唱蹙尖眉。一霎心旌摇荡为阿谁。

  乍喜青春好,旋惊岁月催。循环镇日雨霏霏。窗外海棠花落叶儿肥。

  注:《潇洒走一回》《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风行一时,迄今近卅年矣。

  风儿评:下笔清婉,铺陈有度,情随境转,蕴致可感。尤结在景语,乃词之正道也!“花落叶儿肥”言浅意深,大有回味,花叶恰如人生的两个阶段,青春虽不可追,然盛年正大有可为。

  郎晓梅评:几处商榷(未必妥当):1.观其“注”,“潇洒红尘遍”似言《潇洒走一回》,下句虽联系《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却因“粉颈回”而突兀,且“玫瑰粉颈回”颇令费解。上片后三句似乎在描写一个女子听歌的样子,与首句衔联看,结构关系颇为尴尬。2.写一首足矣,不知何故一定一词写两歌,且社课活动主题已定的情况下“怀旧老歌”标题毫无意义,却多出个“注”来。3.除却一二句“潇洒”“玫瑰”引出两歌题中字以外,这首作品适用于任何一首抒情歌曲,没有辨识度。辨识度在诗词个性。诗词个性在作品主题,在言语风格,在诗人性情。此定当区别于彼,我务求区别于你,有个性标识是文学创作基本要求和终极目标之一。

  青叶评:此词妙在欲语还休。

  李江湖评:尤喜结尾“窗外海棠花落叶儿肥。”真意味不尽。


  赵星雨

  怀旧歌曲《离歌》

  凤楼迢递隔烟波,无限相思不奈何。

  春晚偏开红芍药,松高漫结紫藤萝。

  窥帘韩掾偷香久,留枕陈王染泪多。

  只有伤心惆怅处,绮窗独坐听离歌。

  风儿评:选取“芍药”与“紫藤萝”作为爱的物语不特別,若联系上“春晚”和“松高”就很有嚼头,故颔联的好处说到底在虚词用得精当。颈联化用李商隐“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再次丰富了作品内容。

  郎晓梅评:题不确切可再斟酌,或应去掉题中“离歌”二字。可嘉处:1.不因作业而生拼硬凑矫揉造作,而能将“我”之“离”情与歌之“离”情交融,歌因人情,人为歌伤,人情、歌味合而为一,诗境圆融饱满。2.不因写歌而缥缈虚无,能用具象写作,其如首联一句景起,颔联撷取眼前可观之物象,颈联用典实,尾联“绮窗独坐”画面袭来,皆令情有着落处,真实可感。3.首联总起,颔联具体写实,颈联用典写虚,尾联扣题结于听歌,衔联有度,收放自如,窃以为布局得法。

  青叶评:为歌与律意境切合,情味相投。作者的炼字炼句,也极见功夫。

  李江湖评:用语典雅,造境绵密。层层引入,可见法度。


  方竹

  老歌感怀

  我亦蹉跎时日甚,悔从迷处向南柯。

  曾抛心力叠诗韵,尝借胆威斗酒魔。

  宦薄螺旋消昼夜,衣宽露湿下星河。

  年轻朋友来相会,一任华颠也浩歌。

  风儿评:作诗贵在一“真”字,非性情之人不可作。纵观四联,回味处不外言真、境真、情真。联句顿挫有味,见功力。

  郎晓梅评:几处商榷(未必妥当):1.生硬嵌入歌名读来有消化不良胃酸之感。2.“衣宽露湿下星河”未知何意。3.尾结“浩歌”之慷慨似与前三联“蹉跎”之哀叹不甚搭调,以致整体诗风未谐。

  青叶评:尾联一振,意气顿生,颇亮眼。

  李江湖评:颔联用语稍觉刻意。


  木雁

  游园听人唱《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回廊婉转起韶钧,四面行云过往频。

  引我情怀温旧梦,凭他歌舞祭青春。

  谁知彳亍扶筇叟,曾是顺天革命人。

  解道年轻难永远,淋漓一曲长精神。

  风儿评:首句悠扬而起,引人入境。联句工美,如行云流水。至结振起,颇见男儿襟怀之开明磊落。

  郎晓梅评:几处商榷(未必妥当):1.“彳亍”连绵词,“顺天”动宾结构,未必对仗。2.句多老生常谈,缺乏新意及看点,读来诗味欠些。

  青叶评:初看题目,有些担心;读完诗句,顿觉敞亮。抑扬顿挫,收放自如。

  李江湖评:情饱词俊。听人唱《革命人永远是年轻》,见人之性情磊落,何尝不是夫子自道!又,中二联行云流水,潇洒之极。


  一苇

  南歌子  听老歌《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一曲经年后,重听犹断肠。校园日子梦般长。最忆夏天午后、那时光。

  人已随云去,书同旧照黄。些些酸涩不堪详。午夜梦回有泪、亦寻常。

  风儿评:清丽淡雅,简畅风格。生命里的白月光,经年仍不释然,不禁感慨,果然逝去是最好。

  郎晓梅评:字熟意浅之白话新词。好处在于,能结合歌曲特点延展开去,有彼歌所无之此歌特点。且由歌引起,自然若溪流顺势而来,上下片及各片内部结构井然有序可赞。亦有两结句等堪诵读处。但“人已随云去”句老套些。

  青叶评:看得出来,诗是作者有意收着写的。最喜欢“人已随云去,书同旧照黄”一句,沉静含蓄。

  李江湖评:下片尤佳。上片起手略熟。


  沧海

  南歌子  怀旧老歌

  不意春风老,歌声涌似潮。当年明月快如刀。乱斫梨花深浅没南桥。

  走过咖啡屋,心头雪在烧。曲中滋味酒中消。一任新愁飞卷起狂飙。

  风儿评:“明月快如刀”“乱斫梨花”“雪在烧”下笔多见奇崛,于无理处见情深。整体出挑。

  郎晓梅评:题不确切或可再酌。炼句可,谋篇弱。上片三四句“明月如刀”“乱斫梨花”比法倒也颇清奇夺目,可见作者炼句水平。但通首松散凌乱,尤其下片三四句似凭空飞来,与前两句衔接较弱,亦可见作者篇章结构能力。又,标点虽可袭古,但亦需考虑前后关系状态,不可机械,此词上片第四句主语“明月”在第三句中,前后句结构紧凑,语气密切,顿逗皆可,惟切断意气之句号不妥。又,词不真,但为写而写,拼凑感强烈。又,“走过咖啡屋”“雪在烧”等歌名嵌入“生”且“隔”。

  青叶评:“烧雪”奇崛,激赏!感觉“新愁”“狂飙”发力太狠,略有遗憾。

  李江湖评:“当年明月快如刀。乱斫梨花深浅没南桥。”突发奇想,遮拦不住,好看。上片放的开。惜结尾用力嫌过,收束不稳,而少了余味。


  花山子

  南歌子  怀旧歌曲

  荡起双飞桨,分开一面湖。水中白塔影模糊。猜想歌中美景画成图。

  往事真如昨,少年老渐疏。那时姐妹断音书,每到阳春三月忆当初。

  风儿评:上阕清丽如画,生动活泼。下阕情致深婉,生发自然。

  郎晓梅评:题不确切或可再酌。首句写景同时出歌名,没有斧钉之痕。上片描摹歌曲境界,下片感慨姐妹云散,上下实虚职责安排妥帖。整体语言流畅,结构合理,有画面人情相映照,没有可挑剔的毛病。但我读来毫不为之所动,究其原因,或无惊人语,或无特性情。其后功夫或可更多用于炼句。

  青叶评:上片自然,写实。下片尾句沉稳,但取景立意,犹可深挖。

  李江湖评:读此词,耳边已然想起《让我们荡起双桨》旋律。上片“猜想”二字的妙。


  红泥小炉

  南歌子  听《带我去月球》有感

  年少多奇想,高谈每避秦。循环听曲到黄昏。听曲不忘寻望,月之痕。

  不复花间梦,依然曲里人。逢人自笑老天真。自笑月球归罢,又红尘。

  风儿评:重字用到妙处,颇有叠连往复之致。一词方读罢,似识“老天真”。一笑天真,再笑释然。

  郎晓梅评:“听曲”之“曲”尚可,下片“曲里人”用“曲”,又“逢人”之“人”与前句重,“不忘”“不复”之“不”重,则令读感不适。“自笑”两句语意接踵,贯穿一气,读来甚爽,重复辞格用之妥帖功能尽施。相比之下,“听曲”两句非为表意必须,但为与下片“自笑”两句对应以求形式排列工整,不如不用更自然。下片“自笑”两句不独语气贯穿,亦有翻转跌宕萦回之趣出俗。

  青叶评:感觉尾句有些松,余皆好。

  李江湖评:立意颇佳。翻唱而不失自家面目。结尾“自笑月球归罢,又红尘。”真收的住,与起手遥遥呼应。大赞。


  天涯剑客

  南歌子  追忆老歌《水手》 及那时岁月

  黯然年复月 ,彷徨复感伤。 前途未卜更凄惶。 午夜几回惊梦、 惹思量。

  幸有歌声起, 拂云见月光。 不经磨砺怎锋芒。 搏个青春无悔、 慰寒窗。

  风儿评:流畅自如,下片尤好,景情最为相谐相生。

  郎晓梅评:几处商榷(未必妥当):题中已然言及岁月何消词中再言年月。“黯然”“彷徨”“凄惶”同一范畴形容词使用太频,且非属李易安“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之艺术格调,颇有笔触延宕不开之感。虽语意畅达结构清晰,但无别致夺人处。或尚须再修炼句炼意修辞之功力。

  青叶评:熟语略多。

  李江湖评:下片议论略多,缺少形象化语言。


  梅点点

  南歌子  听歌《知道不知道》

  夜海灯如火,幽窗眉似颦。经年旧曲伴香焚。袅娜虚烟漫染、碎花裙。

  缥缈天心月,依稀锦上痕。春愁若梦久逡巡。但见梅花小小、静无尘。

  风儿评:酌句蕴藉自然,描摹细腻生动,句句如画,情致深婉,有词家面目。

  郎晓梅评:婉约可读,“碎花裙”出彩,“春愁若梦”以虚喻虚颇不俗。微瑕:“如”“似”二字避开或更佳。“袅娜”“缥缈”“依稀”近义联绵词排列密集,易牵制人于其词面而脱离其意境。

  青叶评:曲词照映,相得益彰,作者是作词高手。当然,若能从歌曲中多找些烟火气,则更是锦上添花。

  李江湖评:温婉细腻。


  风儿

  南歌子  听歌《人生路》

  室静歌初缓,春归梦更生。一枝翦翦又花荣。同是经风经雨、几阴晴。

  心曲才知味,幽情暗歇声。继如风过落花轻。化作三分薄绪、却难名。

  郎晓梅评:商榷几处(可能不对):1.题用“歌”,上片又用“歌”,下片又用“曲”,读感不适。2.上下片同位用“花”字,但觉重复,未觉增其艺术性。3.韩偓《寒食夜》:“测测轻寒剪剪风”,唐寅《步步娇》:“今无奈东风剪剪”,“翦翦”多用于言风之轻寒,诗词中多与“风”搭配。与草木搭配为言其丛集之状,意同簇簇,譬如郭祥正《夏日游环碧亭》:“剪剪木影浓”。因之其与“一枝”搭配读来颇觉抵牾。虽或也可强解为一枝于春寒中,但初读之第一感觉难释,教人流连于不该流连之处。

  青叶评:这首南歌子,不在写实,而在传神。诗句中,将歌曲中若即若离的愁绪,演绎的同样动人。

  李江湖评:上下两片皆是起势佳而收势直露少蕴藉。


  林看云

  清明将近,下班途中听到街边张雨生的《大海》

  一曲悠扬在耳边,海潮声里记从前。

  浪花千朵寻归路,愁雨三春泣旧年。

  渐远韶光霜鬓老,未知故事月轮圆。

  灯光摇曳人来去,淡淡忧伤自往旋。

  风儿评:后四句更好。颈联工致、有生气、耐玩味。尾联境美意幽,余韵悠长。

  郎晓梅评:工稳端庄。但拘泥于歌曲本身,拘泥于寻常思维,未能延宕开去以见性情而得诗味。谢榛《四溟诗话》说:“若蜜蜂历采百花,自成一种佳味,与芳馨殊不相同,使人莫知所蕴。作诗有学酿蜜法者,要在想头别尔。”想头有别方才见得性情酿得诗味。

  青叶评:律诗创作,两点须做好:一是气脉通畅,二是对联要富张力。这首诗,气脉可赞。

  李江湖评:疏朗清新。


  静处如莲

  听无名老歌有感

  依然切切动心弦,顾曲还如顾逝川。

  我惯无端翻旧梦,谁能有术逆流年。

  劳生容易歌成哭,杜宇不胜春作怜。

  音绝风流人自醒,平添雾色到眉边。

  风儿评:一贯的婉美蕴藉,又不失率真通达。结句“平添雾色到眉边”可谓奇语,大爱!

  郎晓梅评:起即不平,每有波折跌宕,句多奇崛。“劳生容易歌成哭”有苏轼所谓反常合道之奇趣,为常人感之而无力言之者,可堪传诵。“杜宇不胜春作怜”句,入眼颇为舒服愉悦,但是,虽然人因思维惯性有瞬间从未必合理的字句中抓取语义的能力而因此在感性上似乎可以理解此句,但理性来看,在此句的语法框架下,其语义颇难解析。或可谓“诗家语”,但缺憾不会因此消失。炼字炼句之首要在考量语义,其次才是好看。好诗要有好看的句子,但好看的句子以语义通畅的思想情绪表达为前提和终极目的。

  青叶评:三四联更加厚重。

  李江湖评:造语极佳。八句气息流转,一气读来颇觉过瘾。


  李江湖

  听罗大佑《鹿港小镇》

  经年一嗓唱迷茫,鹿港霓虹禁月光。

  小镇徘徊妈祖庙,高楼变幻水泥墙。

  陌生城市羁如网,迁徙人群又望乡。

  唯剩门前陈木板,殷勤叮嘱子孙长。

  风儿评:新词入诗,别开生面。首句初起见势,结句余韵犹存。整体读来如镜头变换,情致立显。

  郎晓梅评:《鹿港小镇》是罗大佑以现代工业文明与传统乡村文明激烈碰撞之下的社会变迁为背景,从一个自鹿港小镇到台北寻梦的打工人的心境摅写切入,表达其漂流梦碎的痛楚和对破坏乡村的现实批判以及回不去的传统家园的哀伤。江湖诗表层是为歌词翻版,底层写其自身于京冀漂泊生活的共情以及一样的于传统现代交错震荡之间的焦虑不安,似可闻诗人一如歌者沙哑沧桑的嘶吼与沉重无奈的吟唱。在一众说爱伤岁的小情小调之间,这首怅然于传统文明被毁灭的表达着对现代人失落了精神家园的忧患意识的作品可谓大方大气独树一帜,思想性不可谓不强。它似乎教予人写诗诗写什么这个问题。商榷:“羁/如网”连谓,“又/望乡”动宾,或对不甚工。

  青叶评:以听歌为题入诗,可以从两方面着眼,一是解读,二是生发。这次社课作品中,很多诗写得很好,但擅写共性,展现个性上却有不足。罗大佑是一位背着吉他的诗人,这首《鹿港小镇》,是他代表作中的一首。江湖此律,不看题目,也知道听写的是《鹿港小镇》;未听歌曲,也能想象到歌手嗓音的沙哑与沧桑,歌声的寂寞与无奈。


  彭佐

  南歌子·为半亩塘社课感赋十年前《老男孩》听哭八零后

  记得三楼上,繁枝处处香。时光最慢是书堂。漫说一歌何以、断人肠。

  转看纱窗外,莺花几度黄。青春原自属匆忙。堪笑只今我亦、听凄凉。

  风儿评:少年不识愁滋味,待到识愁非少年,恍见辛弃疾《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又类欧阳修《生查子.元夕》,上下片对比中惹人感慨。

  郎晓梅评:沃若丰嘉之作:1.明白晓畅,用寻常之字构建不寻常的情绪场,即如用随处可见的石子构建一个殿堂,没有石子突崛吸引眼光影响欣赏整个殿堂,没有字词跳脱妨害整体情绪表达;2.借电影蒙太奇手法,上片现昔时所处,窗中满是繁枝的教学楼三楼画面,下片转换为今日所在,由纱窗而镜头逐渐摇移至窗外莺花,歌犹是那首歌一直萦回,不绝况味袭来。3.此词上片言昔时少年烂漫不解歌中意,下片言今日听来凄凉,上片恨“慢”,下片恨“匆忙”,映照比对之间,流光变幻人生易老之感伤意绪丰盈饱满,若雨露团圞欲滴未滴之际,颇动人心神,最见“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之一个“再”字,是最为契合本期社课主旨的佳作。商榷:“慢”“漫”近,或避开为好。

  青叶评:听完这首歌,最好的表达,应当是一个含泪的微笑。上下片的起句,写得都很真实,很美丽,但断人肠、听凄凉二句,都把前句营造的情境戳破了,甚为可惜。

  李江湖评:上片代入稍慢,下片更佳。


  刘约之

  南歌子·途中听《Five Hundred Miles》

  耳畔循环曲,窗前蔽日灰。火车厢外隐惊雷。望去青山欲雨、自驱驰。

  有马堪千里,锥心此一时。浩然天地我何之。笑我平生奇绝、始于兹。

  风儿评:上片状景摹物,语清畅,境淡雅,置身车内,却目极苍穹青山,见胸怀。下片以千里马自喻,虽一时锥心,终不失少年锐气,结句振起,令人拍案称好!

  郎晓梅评:性情之作。“青山欲雨、自驱驰”入画,“浩然天地我何之”“笑我平生奇绝”,佳句颇堪传诵。吹毛求疵:1.“此”与“兹”及“我”与“我”同类代词一片之间,稍觉局促;2.“兹”或指家乡?有指代不明之嫌;3.“我平生奇绝”前无铺垫,读来突兀。

  青叶评:“有马堪千里,锥心此一时”一句精警。只看诗本身,通篇甚好,只是感觉“浩然天地我何之。笑我平生奇绝、始于兹”偏离了《Five Hundred Miles》所营造的情境。当然,作为听歌后的生发,亦无不可。

  李江湖评:行文游走,笔法自如,读来别有一番节奏。锥心二字略觉刻意。


  塘外作品


  1、一帘清月

  南歌子   再听《父亲》

  帘幕侵斜月,蛩声入晚风。细听旧曲泪痕浓,分得一窗愁绪、梦魂中。

  又见篱边梓,犹存舍后松。当时叮嘱耳边重。只有风中背影、已朦胧。

  风儿评:上片写听,下片写忆,既真实又自然,字里行间溢满浓浓的父爱亲情。景情交融,极具感染力,读来令人泪目。

  郎晓梅评:上片融情入景,畅达有秩,颇堪嘉许。下片其如“重”字但为凑韵,所用位置不当,又,前言“叮嘱”后言“背影”,中间用“只有”不合,于是似觉行来时时绊脚趔趄,或恐字害其意了。

  青叶评:词细腻婉转,收放得体。

  李江湖评:最喜结尾。


  2、兰心

  南歌子  《弯弯的月亮》

  岁晚惊催老,归期定又消。深情不语旧时桥,岁岁为谁风雨,立中宵。

  卷幔湿云雾,推窗听古谣。车行千里不知遥。袅袅柳丝垂道,念阿娇。

  风儿评:深婉,悠扬。一首歌?一个故事?一段情怀?不辨方晓楚楚动人,喜读。

  郎晓梅评:题不确切或可再酌。“归期定又消”,归家心切而身不由己反复无奈之感尽在五字之间,由是怀念小桥自是水到渠成之事。我为开篇拊掌。下片起首“卷幔湿云雾,推窗听古谣”亦如画境引人流连。然而,“深情不语旧时桥”“袅袅柳丝垂道,念阿娇”,一旦如是故作比拟,词便小家气了。又“谣”“遥”近,诵之音感不适。

  青叶评:一首小令,藏着一个故事,写得很美。题目是《弯弯的月亮》,车换为舟,或许更好。

  李江湖评:《弯弯的月亮》这首歌曲颇得传统诗歌浪漫特色,意境高远,格局颇大。惜此词泥于琐碎,未得其神韵。


  3、木子

  南歌子  怀旧老歌《别亦难》

  暖气凝蒲翠,池蛙湿地鸣。无边春色缀柔睛,何处歌声飘渺似曾听。

  往事空成忆,他乡有月明。常惊华发梦中醒,惆怅东风唱晚日轻暝。

  风儿评:酌词清雅,感情深挚,整体流畅自然,尤喜上起与过片。

  郎晓梅评:题不确切或可再酌。借天由柔晴而转轻暝以映衬人由轻松愉悦而惆怅的情绪变化,由实入虚,再转实,情景交融,景入景出,词写春天野外偶然听到怀旧老歌的感觉,颇为细腻工巧,有设计感。但觉“暖气”碍眼,“池洼”搭“池”,却言“湿地鸣”,在池?在地?初读些许不适;又,虽许夸张,但华发惊梦,约略造作不真。

  青叶评:含蓄内敛。

  李江湖评:意象还可再琢。


  4、陆玮

  听《故乡的云》感怀

  老歌一曲韵悠悠,重听不禁双泪流。

  夜夜乡园蝴蝶梦,年年客路稻粱谋。

  未因劳碌成初志,争可蹉跎遣苦愁 。

  别久已难归故里,从来行处是淹留。

  风儿评:佳句频出,颔联工致,尾联情真。写出客路奔波之无奈。颈联末二字欠工,可酌对句。

  郎晓梅评:纯粹主观怨艾之诗,疑为初学者,尚未知言不尽意,立象以尽意。善诗者,善取象、用象、立象,即作品宜用可视之象建构可视之象,即苏轼所谓“诗中有画”,晁补之所谓“诗传画外意,贵有画中态”,司空图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文字见形象者,是谓真诗。“苦愁”联合结构,不对“初志”偏正结构。

  青叶评:通篇沉稳,情意细处可调。

  李江湖评:夜夜乡园蝴蝶梦,此句可摘。


  5、徐银杰

  春日闻老歌《同桌的你》又忆旧时光

  春雨春风暖意浓,闻听此曲解尘封。

  书间难觅青梅信,眸里长存竹马容。

  长发已盘情未了,青春有约梦中逢。

  今朝又见枝头绿,花落花开又几重?

  风儿评:记忆连同春之清新扑面而来,令人回味。起句“暖”字欠妥,颈联待工。

  郎晓梅评:建议修改:1.“已盘”状中结构,“有约”动宾结构,“情未了”主谓结构,“梦中逢”状中结构,且“情/未了”与“梦中/逢”节拍不对。2.“青”“春”“又”重字。3.“容”字意合位置不合,凑韵而来;“又几重”不知何意,也疑凑韵,皆可再酌。

  青叶评:根据《同桌》的内容,青梅竹马用得并不太合适。若求工稳,颈联改为长发已盘情未了,青春不在(再)梦犹逢即可。

  李江湖评:起手不错,“解尘封”三字真承上启下之妙。


  6、艳梅

  南歌子  醉听一帘幽梦

  夜朗清风袅,空盈旋律悠。随音往事绪思稠,乐憾心田岁月锦华留。

  一首幽情曲,双行泪直流。 闲愁结在深肠头,笑对余生无欲自安优!

  风儿评:除过片泪流下笔过重外,余皆疏淡悠扬。

  郎晓梅评:可锤炼处:1.句脚“袅”“悠”“稠”不合其位;2.“盈”,充满之意,或为“萦”误;3.“绪思”因为词谱平仄要求而硬换位置;4.“肠头”读感不佳;5.“乐憾”“安优”生造,不知何意。

  青叶评:题目中,醉字可去。

  李江湖评:结尾少余味。


  7、丽娅

  南歌子· 失落的草帽

  草帽由母戴,清凉细软香。挡风遮雨避骄阳,似母揽怀安稳久珍藏。

  夏日天云变,风掀草帽丧。断魂千里母难望,冷月无声饮泣痛穿肠。

  风儿评:写草帽,实是写母爱,草帽失,实是母爱失,真情感人。起句“母”字出。

  郎晓梅评:可斟酌处:1.“草帽”用3次,可减为仅于题目用一次;2.“母”“风”重字;3.“丧”字平声为名词,且用之刺眼,且用于句脚有立崖际岌岌可危之感,不顺畅。4.由“夏日天云”至“冷月无声”陡然跳跃,不许以语势相递,有伤阅读感觉。

  青叶评:偏于记实。

  李江湖评:略少美感。


  8、三月天

  南歌子 与风儿一起听歌

  虽未曾通悟,俄然小半生。浮华过眼厌虚荣。惯了隔窗听雨、等天晴。

  播着那歌曲,随之和几声。低眉合掌若风轻。偶尔心头一动、也无名。

  风儿评:温婉率真,流露自然。笔触细腻,两结皆形象可感,特别是“偶尔心头一动、也无名”心弦拨动时刻,打破云淡风轻,对于“小半生”而言,留住真我,何其难能!

  郎晓梅评:字句拿捏得当,情景相生,虚实互衬,致词风流畅晓然而蕴藉婉约,一派自在从容。但除却“未曾通悟”貌似提及之外别无痕迹,不知题中何必言“与风儿一起”,徒令读之费神于思量“风儿”安在。

  青叶评:入题有些投巧之嫌,但写得真好,甚为喜欢。 再多说几句:

  这是一个很有内容的课题。诗词里写的歌,个别不熟,为了欣赏这些作品,打开酷我听了数遍。既然是写听歌,就要抓住歌曲的魂魄,融入诗词的心神。在表现上,可体贴入微,可若即若离,也可信手舒张。但要放得出,收得回,线不能断。这里面,不少人做得很好。

  这个课题,很多女诗人都选择写了《南歌子》。这些词,总体面貌清丽委婉。若论遣词造句的描摩打扮,这些词个个都似宫装美人,胜过歌词。若论词句的平实感人,则感觉歌词更有味。有些歌词写的真好:“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这些语言,都是诗,真实,且美丽。

  李江湖评:“低眉合掌若风轻。偶尔心头一动、也无名。”新鲜可喜,灵气十足。


  9、疏钟

  南歌子 听老歌《父亲》

  梦里音容在,笔间往事存。阴阳两隔阻相亲,只把血浓于水泣成痕。

  几度心弦动,几回月影新。循环单曲拟行云,带走几多追忆散如尘。

  风儿评:心间有情,下笔涓涓。下片形象,上片直陈略多,一憾!

  李江湖评:上片略实,下边真切动人。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