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庚子腊月▏电熨斗 ▏多少心痕已抚平

2021年11月16日 292人浏览

  庚子腊月社课

  收稿:流云

  点评:重楼、沧海


  腊月:电熨斗/挂烫机


  方竹

  电熨斗感吟

  随喷雾气智调温,衣折痕平消酒痕。

  纵使皱纹难拂去,依然落落大方身。

  重楼评:器具有器具之功用,人心有人心之洒脱。不斤斤计较于细枝末节,自然别有风流。

  沧海评:前两句写熨斗,后两句写衣服。以衣喻人。历经世事,心态平和。


  王海亮

  清平乐  电熨斗

  东奔西走,命运疲如狗。检视一身何所有,暮色征尘盈袖。

  手边电钮轻旋,腹中温水新添。凭我蒸腾气象,还君盛世娇颜。

  重楼评:有一种人就能扫去他人的疲惫,重新赋予神采和力量。这款熨斗就如同这样的人,作者有着敏感的视觉,把熨斗和人的这一特点结合得合理且细密。


  江合友

  清平乐  电熨斗次王海亮兄韵

  布间滑走,烟幻苍苍狗。平复褶丝都未有,便好凌风舞袖。

  腹中开水盘旋,裁缝电火仍添。熨罢重新冰冷,无人顾我低颜。

  重楼评:这一首不只步了前一首的韵,也步着前一首的意,且并未趋同。上首更关注于外来的对个人由低靡转向昂扬的力量,这首更关注于外来力量的含蓄,所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同样写熨斗,即便是相近的方向,但对不同点的关注和体悟,就会有不同变化的作品。

  沧海评:烟幻苍苍狗,形象如见。无人顾我,我亦“重新冰冷”,不问世事。贴近生活,中有自我。


  一苇

  电熨斗记忆

  俯案弓身缓缓行,儿时记忆甚分明。

  茫茫白汽氤氲里,多少心痕已抚平。

  重楼评:生活中的片断最有温情,由物见人,由人入情,可见匠心。

  沧海评:抚平心痕,才能长大。


  东柳

  蒸气烫斗

  熨斗持来似运兵,激扬意气任纵横。

  衣裙褶皱皆能复,惟有心痕熨不平。

  重楼评:这首恰好与前首互为对照,同一样器物,对不同的人而产生不同的情感。一写人心,一写世道,各有滋味。

  沧海评:前二句意气风发,拔剑四顾心茫然。心痕不灭,是为人生。


  红泥小炉

  鹧鸪天 熨斗

  取次花团锦上行,问君可有意难平。热肠化雨丝丝细,铁掌摩痕道道轻。

  休久驻,怕多情。抚开蹙缩却悬停。等闲辗转添新皱,再为良人瑞气腾。

  重楼评:三四两句对仗细致,实写虚写之间变化自然,熨斗之停与行都别有深意,结句温婉。

  沧海评:前半至过片都好,意境优美,比喻形象。抚开句之后不若前边流畅。再进一层,确实难做。


  小雨

  鹊桥仙 挂烫机

  袖间微褶,膝弯轻皱,多少周旋况味。袷衣新浣更无尘,倩谁与,抚摩深慰。

  烟云袅白,玉手移热,过处即消块垒。一生眉蹙肯相劳,莫总教,才舒又起。

  重楼评:娓娓道来,深情款款,在眉蹙相劳透出中柔情百转。挂烫机上饱含深情,结句欲说还休。

  沧海评:写的很用心,很细腻,有生活,有体悟。层层深入,回环往复。


  静处如莲

  清平乐  蒸汽熨斗

  随形收放,起落烟云漾。又似春风飞棹桨,收拾幽馨无恙。

  曾怜玉手轻轻,如今岁月崚嶒。人有眉间双皱,问君能否抚平。

  重楼评:不拘于实象,以喻兴起,而收于情,熨斗就在这虚实之间超越了本身的实用局限。

  沧海评:前片状物,后片抒情。“春风棹桨”“眉间双皱”,比喻妙绝。用词典雅,流转起伏,设问别致,耐人寻味。此题目真为女子而设。


  林看云

  谒金门

  春浅浅,迢递东风轻软。午后晴窗歌缓缓,流光花事暖。

  理罢诗书半案,收拾衣衫数件。袅袅烟云凭按键,熨来愁尽散。

  重楼评:闲适之景,闲适之情,余暇以熨衣相间,是为生活小品,笔触轻灵,沾之即走,家务亦是生活之调剂,非独熨衣。

  沧海评:美好生活,美好韵致,看似信手,实乃从容。


  梅点点

  蒸汽电熨斗

  轻烟缭绕暖香盈,素手纤纤锦缎横。

  一任新痕兼旧迹,劳君抚慰霎时平。

  重楼评:手法传统,体格端正,新痕旧迹需听弦外之音,霎时平爽利。

  沧海评:由虚入实,复由实入虚。剪裁得当,中规中矩。


  杨春杰(塘外)

  蒸汽熨斗

  水气烟丝片刻生,堆山皱起烫能平。

  纵教搁置心怀冷,不悔当时如沸情。

  重楼评:起句写热,结句转冷,冷中见热,一如人生之变化起伏。

  沧海评:冷热自解,荣辱不惊。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