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品 > 正文

庚子九月社课|电饭锅|人生一饱复何求

2021年03月05日 168人浏览

  半亩塘九月社课

  收稿:花山子

  点评:剑客

  辅评:沧海

  

  九月:电饭锅

  

  詹海林

  电饭锅

  通电依时炊饭鲜,厨房史上树新篇。

  有君不忘茅柴灶,日照乡村袅袅烟。

  

  剑客:知新而不忘旧,往事依稀总在记忆最深处,让人魂牵梦绕。

  沧海:由今念旧,感情温暖。字词功夫再深入些。

  

  安洪波

  电饭锅

  无言铁面地相邻,有意虚心与水亲。

  不作寻常花态度,清香煮就为人民。

  

  剑客:咏物不粘不离、虚实相间,拓宽了内涵,自然真切中见大情怀深意味。

  沧海:虚心二字已见情怀。首句意思交代不够清楚,地相邻,接地气的意思么?为人民,有点大。

  

  江合友

  电饭锅

  腹中空阔偏宜米,玉粒喷香仰电流。

  兼味最于平淡有,人生一饱复何求。

  

  剑客:昧尽人生真味。不管历经多少起伏繁华,最终都将归于平淡平常平凡。

  沧海:人生一饱复何求,好句。直抵人心。

  

  赵镇南

  电饭煲

  做饭烧汤亦煮羹,乾坤一键任调烹。

  诚然此物真方便,不若乡间灶火生。

  

  剑客:执着的怀旧者。任它风云变幻,精彩万千,自是不舍曾经的一份眷恋。

  沧海:为什么不若乡间,没有说明白。整体略白。

  

  王海亮

  电饭锅

  轻松一键免辛劳,鼎鼐何须亲手调。

  自是游鱼归沸釜,但凭清炖抑红烧。

  

  剑客:“轻松一键”道尽高科技带来的便利。感觉一位烹饪高手就在眼前。

  沧海:由物及人,生之无奈。

  

  小雨

  电饭煲

  病里粥清滋味长,客中饭软慰饥肠。

  诸般巧技皆轻弃,惟擅人间白米香。

  

  剑客:最安慰人心的其实就是这平常的一粥一饭,如同和心安的人相守到老。

  沧海:前两句是以人的视角,后两句变为电饭煲的视角,不如统一一下。“诸般巧技皆轻弃,惟擅人间白米香”可改为“诸般巧技皆无用,惟念人间白米香”。

  

  东柳

  电饭锅

  邻翁共坐话丰年,舍北舍南栌欲燃。

  最爱电锅新米熟,野村晚景略炊烟。

  

  剑客:很有田园风味,古朴雅致别有意趣,眼前浮现出一副美好恬静的水墨画。

  沧海:也是描写现代生活的便利,但是炊烟它不香么?

  

  梅点点

  多功能柴火饭电饭煲

  小小身形空肚囊,一天好食腹中藏。

  何须遍野寻枯木,炊熟还飘柴火香。

  

  剑客:多有包容的高科技!既方便快捷,又可重温儿时思恋,多好。结句诱人。

  沧海:现代生活就是好,刚说了柴火炊烟不香么,这就造出来柴火饭的电饭煲。

  

  红泥小炉

  浪淘沙·电饭锅

  一档煮黄粱,二档煨汤。三餐四季为人忙。满腹煎熬犹待启,百味谁尝。

  通电热心肠,断电凉凉。惯看生猛各登场。多少良材争入宠,误了行藏。

  

  剑客:这是一个满怀悲悯的“锅”,那些个良材啊,别急着入宠,小心一入误终身。

  沧海:描摹细致,生动形象,寓意深刻。

  

  月依然

  电饭煲

  水米能淘即可炊,分劳补拙总相宜。

  昨宵已定晨餐好,睡到人间饭熟时。

  

  剑客:可爱的预约功能,让人惬意安享高枕无忧。从此黄粱入梦当有新解了。

  沧海:电饭煲定时功能方便了多少懒人,抓住这一点,就让人印象深刻。

  

  李江湖

  浪淘沙 家中旧电饭锅

  何必梦黄粱,此物飘香。腹中新稻白如霜。蒸得人间滋味好,地道家常。

  老去渐遗忘,岁月茫茫。柜橱一角偶相望。斑驳锅身犹写满,旧日时光。

  

  剑客:上片描写细腻,真切诱人。下片于回眸中几多沧桑珍惜在心,情深意重。

  沧海:怀念过去的日子,平淡岁月中的好滋味。温暖而又惆怅。

  

  一苇

  电饭煲

  烹煮煎炸喷喷香,不须柴火灶前忙。

  轻旋几个红黄键,羡煞邻家老大娘。

  

  剑客:新时代新生活,轻松简便,何其惬意,读来不觉莞尔。好歹也教教邻家老大娘呗。

  沧海:正面描写,语气轻松,充满生活气息。

  

  静处如莲

  赋得电饭锅

  黄梁一梦任随时,不怕墙钟报漏迟。

  呼来巧妇端然坐,只待人间有米炊。

  

  剑客:“不怕”“端然坐”,写出了电饭锅的便捷解放了巧妇的辛苦操劳,堪称功德无量。

  沧海:有米炊,即是生活最大的幸事。如果能把自己写进去会更好。

  

  王增强

  电饭锅

  选键拂轻一梦长,醒来不必问黄粱。

  但凭满腹浩然气,煲得人间百味香。

  

  剑客:咏物与写人不动声色融为一体,暗含警醒,也只有这浩然正气,才换得人间百味香吧。

  沧海:前两句略费,后两句出彩。小饭锅,大情怀。

  

  司雨客

  电饭锅

  柴火光中书影深,儿时焦饭也牵心。

  今朝一键黄粱熟,不误床头刷抖音。

  

  剑客:少时边苦学边焦心劳作的日子,终于一去不复返。感谢高科技让人惬意得不要不要的。

  沧海:不但是个懒人,还是个会玩的懒人。可见时代变迁,越是便利了,越不珍惜了。

  

  花山子

  电饭锅

  石火渐随年代远,柴烟稀少电能新。

  悠闲煮遍人间味,已炼金钢不坏身。

  

  剑客:怀念欣喜并陈。往事不可追,新的事物终将层出不穷日新月异,愿不负过往不惧未来。

  沧海:意思很完整,也有新意。石火、柴烟还是有些重复。煮遍人间味,啥都不新鲜了,啥都能应付了,所以说炼成了不坏之身。

  

  流云

  电饭锅

  调和五谷键轻扳,安置一隅非等闲。

  何必三千烟火色,羹饘味美飨人间。

  

  剑客:真正有实力的,进可攻退可守,从来都不是等闲之物。正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沧海:重在开篇调和二字。意思欠连贯。

  

  韩丽阁

  电饭锅

  寻常羹色赖无为,一触电波耽柳眉。

  味道余来只清简,于今不道系阿谁。

  

  剑客:人间大道至简,于安静无为中蕴大作为,得大味道。不必张牙舞爪,自有服人心处。

  沧海:人间烟火色香味都是为有情人准备的。所谓会心一笑不需多。二四句略费解。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