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庚子十月▏豆浆机 ▏我亦如君旋镇日

2021年11月16日 219人浏览

  半亩塘十月社课

  收稿:小雨

  点评:司雨客、白石簃主人


  十月:豆浆机


  静处如莲

  临江仙 吾家一人豆浆机

  遍染水天青色,小沾文艺斯文。那年春去入吾门。落花随逝水,万物有微尘。

  也许闲来沽得,心头掌上成珍。一杯暖意尽氤氲。三千愁可煮,风雨待归人。

  司雨评:情调氤氲,若品咖啡。

  白石簃评:亦机亦人,难解难分。


  李江湖

  临江仙 清晨的豆浆机

  次第磨开新豆,从容叫响清晨。伸腰犹是梦中身。等闲身似豆,扰攘幻耶真。

  味淡真堪糊口,秋深怕说逃秦。风过渐皱水波纹。生涯真似昨,一碗又重温。

  司雨评:句句扣题,字字精彩,难得归于从容。

  白石簃评:从日常说起,有言外滋味。


  王海亮

  临江仙·清晨的豆浆机

  一缕晨光似幻,百般滋味如真。新磨菽豆掌中温。轻轻吹泡沫,缓缓定心神。

  拾取人间欢乐,掩藏杯底酸辛。遥看雪色卷浮云。白糖加少许,或可抵风尘。

  司雨评:公子气度,便处厨下,难掩风流。

  白石簃评:状物有味。


  江合友

  临江仙  豆浆机

  巨响嗡嗡兴起,老妻故故端详。豆腥飘荡上人床。窗前晴正好,厨下汽飞扬。

  暇日暖心如是,一杯浓郁芬芳。旋将渣粕饼中藏。笑言肥减去,此物可帮忙。

  司雨评:生活味道,硌硌如石,自蕴真情。


  一苇

  临江仙  豆浆机

  模样玲珑新巧,功能实用还多。长同晨鸟唱晨歌。豆香融曙色,暖意满行窝。

  尘事终成追忆,生涯镇日旋磨。便些酸涩又如何。不妨一笑问,碗里放糖么。

  司雨评:真平实。应与塘主之词并读同参。

  白石簃评:起句实在。


  重楼

  临江仙·豆浆机

  浅梦依稀眠未足,庖间一角嘤鸣。豆菽经水浸还蒸,轮刀磨作粉,电热褪除腥。

  钢网残渣皆漉去,加糖加奶调停。当年温作几杯羮,人间滋味始,如我亦如卿。

  司雨评:最初滋味,最难忘怀。

  白石簃评:豆浆制作,可为南车。


  花山子

  临江仙:楼下豆浆机

  辗转清晨才入梦,邻家磨豆轰轰。忧心悄悄怯潮生。失眠疑幻觉,有怨且吞声。

  唯恐累人如累己,至今未买卿卿。佯装侧耳浪涛听。愿它升级后,飞雪落花轻。

  司雨评:别开生面,读来有趣。

  白石簃评:创意别致。上片结句实在。


  红泥小炉

  临江仙 料理机

  常记朝朝唤起,相偎烹煮柔情。而今灯影坐天明。久看红豆胀,独对玉浆盈。

  万误起于心切,余闲尚可怀冰。黄粱兜转碎无声。研磨宜慢品,滋味似曾经。

  司雨评:似料理,似爱情,味道脱俗。

  白石簃评:结句有味。


  月依然

  临江仙  破壁机

  辗转生涯皆障壁,还看再试锋棱。纷然已是落轻轻。虚空从破碎,微灼在旋停。

  我亦如君旋镇日,更无一事堪惊。聊倾药末与填膺。浮尘曾聚散,掬手但盈盈。

  司雨评:起句如雷惊胆魄,千山阅遍转从容。句句双关,紧扣主题,真临江妙手。

  白石簃评:状物细腻,遣词准确。


  梅点点

  临江仙 题料理机

  觅得寻常好物,消磨片刻时光。暖阳几许照冬窗,劳君常起舞,馈我碗中香。

  欲舍六尘缠缚,偏宜五谷芬芳。一双萌宠绕裙藏。浮生无所有,百味细思量。

  司雨评:浮生若缚,百味堪斟。

  白石簃评:与料理机为友,有趣。


  方竹

  临江仙.破壁豆浆机

  缓注清泉壶水涨,依依五谷添加。旋停潮涌落平沙。丝丝香气袅,一碗逐流霞。

  沧粟犹然闻律动,惯听朝暮呕哑。闲窗小院阅重花。寻常滋味在,安处是吾家。

  司雨评:寻常滋味,是心安处。

  白石簃评:尤多情惯听之态。


  (塘外)

  紫蝶儿

  临江仙  豆浆机

  帘透微光催晓梦,慵慵倦体强撑,床头又响起床铃,三餐何以顾,尽日苦营营。

  幸得玲珑如意物,磨浆飞玉流琼,餐中营养补均衡,人间烟火盛,有你勿需烹。

  司雨评:文辞秀丽,语句周详,营养均衡,味道稍空。

  白石簃评:结句勉强。


  天心莫问

  临江仙,豆浆机

  旋转霜刀珠玉碎,银瓶饱贮琼浆。更煎菽水润空肠,烹云成雪乳,破玉点酥香。

  电热铛煲调众胃,生活少了寒凉。殷勤相伴小厨娘,人间甘苦味,畀我与卿尝。

  司雨评:古人说红袖添香夜读书,这位小厨娘可与之媲美。

  白石簃评:寒凉、甘苦,不往一处说。


  从头再来

  临江仙 豆浆机

  千粒嘉菽藏腹内,纤纤锯齿飞扬。清凉转瞬变羹汤。汤汁起落处,碗碗溢浓香。

  佐食人间甘苦味,温了几许柔肠。三餐相顾不言忙。红尘留一味,朝暮又何妨?

  司雨评:到一定程度,要注重细节。纤纤锯齿,何以飞扬。

  白石簃评:三餐相顾,不可一顿无君,可见爱好。


  丹书

  临江仙    豆浆机

  千刃姗姗轮动,一袭淡淡琼浆。粉粟碎玉笑声长。浓情何需问,阵日慰人肠。

  莫道此生抱负,荡平日月寒凉。人间真味与君尝,当知甘苦道,最是梦悠扬。

  司雨评:一袭琼浆,粉粟碎玉笑声长,感觉略随意了些。

  白石簃评:遣词有生硬处。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