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体诗词研习主题网站
  • 我要投稿 - 申请专栏作者 - 公众号:zhscwx
  • 首页 资讯 正文

    纪念陈文增先生

    zhscwx 2018-08-13 资讯 1940 ℃

    d1160924ab18972b7bbe0467e6cd7b899f510a92.jpg

    陈文增


      一

      有的人是可以让人记住的。

      2008年,我在保定上大学,课余在网上学诗。中华诗词论坛有一个燕赵风骨板块,多是河北的师友交流。我跟在这些师友的后面,亦步亦趋,边学边写。

      因为身边没有找到同样喜欢旧体诗词的人,也不知道保定是否也有诗词的组织。我便给当时燕赵风骨版主国印周先生发站内私信咨询保定诗词界的事情。国老师回复我说,保定有诗词学会,刊物叫做《保定吟坛》,会长是陈文增先生。陈先生于诗词、楹联和书法上的造诣很深,还说陈先生亦儒亦商。后边附上了河北曲阳定瓷公司的地址和一串固话。


      二

      怀着忐忑的心情,拨通电话,对方是一个工作人员,对我说陈总很忙。问我是谁,我愣了大概两三秒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回答说我是陈老师的诗友。工作人员解释说到,陈总在写书,不接听电话,定期由专人给他送信件和快递。

      电话联系不上,但我并不失望。因为我得到一个重要信息,陈先生接收信件。


      三

      2008年秋天,好像是个大风的天气。

      我接到一条手机短信。发信息的人自报家门,说自己是保定诗词学会的副会长和焕,转达陈文增先生的意思,说收到了我的信,鼓励我说,诗写的很好,吸收我入会,还说陈老师愿意作为我的入会介绍人。

      后来对定瓷,对陈文增先生有了更多的了解。文增先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与蔺占献、和焕并称“定瓷三杰”,恢复了失传千年的定窑。陈先生又被誉为“定瓷之父”。


      四

      2012年的三月初三,我应石家庄郭庆华先生的推荐,参加曲阳定瓷上巳雅集。

      那一次雅集,群贤毕至。

      那一次雅集,是我学诗六年后,第一次在现实中因诗与人结缘。

      那一次雅集,是我第一次到曲阳定瓷。也是第一次见到陈文增先生、蔺占献先生、和焕先生。

      那一次雅集,我不仅得见我的楹联启蒙老师邢伟川先生,亦复见杜诗专家韩成武教授、书法家吴占良先生。

      值得一提的是,那次也是我与石门沧海兄初识。


      五

      雅集上设立了四个奖项,我现场写给陈文增先生的诗获了一等奖。奖品是和焕先生亲手制作的仿宋龙首净瓶。

      我的诗由曲阳书法家张乐呆老先生书写。后来我回想起,河北农大东校区校园里有一块石头,写的什么字我记不清楚了,那个落款就是乐呆。

      吃饭时,陈文增先生特意给我敬酒说,感谢感谢。


      六

      陈文增、和焕、杨丽静诸位老师为了雅集忙前忙后,我也记得。

      之后我几次到曲阳,到定瓷参加采风活动。亦曾有幸见到过庞永辉老师、韩庆芳老师做瓷器。每次参与其中,我都以最年少得到不一样的关注与鼓励。

      这些经历以及以陈先生为首的各位前辈的提携鼓励,让我在后来忙碌奔波中,始终有一份自我保持,不至于迷失。


      七

      2016年6月,陈先生忽然走了,放下了他钟爱一生的事业。

      噩耗传来,很多人不相信是真的。

      保定张惠中先生后来跟我说,陈先生身体一直不好。


      八

      6月12日,是陈文增先生的逝世两周年,我作为一个得窥先生风采的后学,翻检往事,不胜感慨。

      我后来在写诗的过程中获奖很多,证书、聘书一大堆。但只有保定诗词楹联学会的那个会员证保存的最好,从学生时代直到今日。

      我想,人活着的意义,真的不一定是非得长命百岁,而是做了多少事,影响了多少人。


      九

      我不知道十年前,陈先生在百忙之中收到一个莫名而冒失的来信,看到一个学生写下郎当的诗句是如何想的。

      但我确定,他的一点小小的举动,对我影响很大。

      而他的善意与无私,是诠释他成功最好的注脚。


      十

      文章的结尾,我摘出当年赠诗中一联,以作缅怀:

      瓷成大器终归法,语写真情便是诗。

      有的人是值得让人记住的。

      

    2018年6月8日

    挹风斋主人写于保定


    诗教网公众号

    资料索引
    弹铗室宝宝起名、八字批命、六爻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