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体诗词研习主题网站
  • 我要投稿 - 申请专栏作者 - 公众号:zhscwx
  • 首页 资讯 正文

    阅潍坊诗词学会《新词入诗作品专辑》随笔

    zhscwx 2022-06-03 资讯 473 ℃

    jcx3.jpg

    焦长春

      凌晨三时许小醒,瞥向手机一眼,竟有大会长(周文彰会长)发来的微信。立马打消睡意,细望之乃转发潍坊诗词学会《新词入诗作品专辑》,并让我给予评价,还嘱我“说实话”,一时颇为惶恐。之余,我详细阅读了该专辑,并遵嘱写了几点阅后感。

      一、全篇85首作品(后增加至106首)总体向好,大多来源于生活,较为自然地带入时代气息的新词。

      二、有几首作品的新词带入贴切稳妥,且不破坏旧体诗的古韵节奏美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1、郭顺敏老师的《孤岛初见粉槐花》:“不许春说闭幕词。”该句味永。另一首律句中“火热生活要赋能”,其“赋能”一词,颇有时代气息,但这里融入旧体诗并不违和。

      2、沈佃荣老师的《流苏花开》:“高耸云天裹盛装,簪花熠熠透芬芳。蝶亲蜂吻各寻爱,我近身前追走光。”《金钱树》:“翠华通体气如兰,飒飒雄姿向碧天。莫道从来无富贵,平生唯有不差钱。”沈老师这两首绝句其新词应用均要在作品中整体欣赏,方显味道,有特色。另一首律句中“街头闹市全停摆,天上闲云也躺平。”其新词应用也呈亮点。

      3、王百智老师的《话说啃老族》:“新型啃老族,父母痛心哭。究竟谁之过?诗人振臂呼。”该作虽平,但诗在于美刺,除了称美,讽恶也很重要。此作于社会面应有读者共鸣。

      4、崔连仁老师的《戏写自己学曲》:“插队半年犹菜鸟,蛙蹲井底远蓝天。欲图奋翅森林去,惟望同仁多拍砖。”有生活底蕴。

      5、潘洪信老师的《品西凤酒》:“我欲乘风归去也,白云代驾向蓬莱。”其中“白云代驾”用到结句里,新词不失复古味,印象深刻。另一首作品《落鸭石村摘桃》:“采摘堪宜编织袋”。非为专题写新词,可圈可点。

      7、张玉欣老师的《立夏》:“蝶舞花坪鹊抖音”。这里借新词呈古韵,用得巧妙!

      8、邢建建老师的五言歌行《夜雨》中的新词“手机”本身虽见平,但该作整体有嚼头,结句“虚窗既无意,何必又多声。”耐人寻味。

      9、包美荣老师的《遣怀》:“江海波涛未肯停,眸间岁月似流星。黄沙春草家千里,乡梦闲愁酒半瓶。生活一场麻辣烫,年光几代老中青。清欢皆在曾经处,唤醒沉思是闹铃。”诗格高雅。

      10、刘清华老师的《醉花阴?故乡往事》:“吊塔提钩悬落日。”该词上片开篇句大胆启用新词,别开生面,统领全篇。

      三、因美篇较长,不能一一例举。除了上面举例的十位作者之作品而外,还有许多佳作读来颇有感觉,如林树泉老师的《学诗》、赵永清老师的《途逢穷游老翁有感》、范永来老师的《长相思》、黄增存老师的《点绛唇》、张新荣老师的《鹧鸪天·赞菜乡寿光》等作品各有所长。

      当然这期百余首作品中个别作品有凑韵现象,也有少数作品为写新词入诗专题而刻意写新词。但瑕不掩瑜,绝大多数作品值得我们学习。也为本轮新词入诗征稿活动开了个好头。

      四、阅后思考。近期扬州诗协发起了“新词入诗”创作征稿活动,扬州淮左书院也举办了“新词入诗研讨会”。在这过程中,以及在与潍坊诗词学会郭顺敏会长的交流中,我们发现无论扬州还是潍坊,甚至其它地方都出现了一些小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

      1、为写新词入诗专题而创作的作品,甚至出现堆砌状况,不一定是好作品。

      2、在某一个题材里自然而然应用到新词,显得自然贴切。

      3、重在内功,诗词功底如果不够,无论用新词还是旧词也出不了彩。

      4、把新词应用到复古体诗词当中,是时代发展的需要,但我们在惟新的同时,不能丢失了旧体诗词的修雅之美。周文彰会长在倡导新词的文章中明确强调了这一点。

      5、编辑中时有新旧词之争,实际上是新词界定模糊,是目前呈现的主要问题,对此,我经过思考和研讨总结归纳了几点,已用于扬州诗协和淮左书院的稿件编审,今天与潍坊郭顺敏会长进行了详细交流,并得到其充分认可与支持。其新词界定的具体参考内容,在下列本文第五条中详列。

      五、新词界定。关于新词的界定,经认真思考与研讨,认为同时符合以下几项特点的词语可以视为新词:

      1、当代社会生活中广泛使用的;

      2、与新时代、新事物、新产品、新气象等有关的;3、广大读者相对认可或熟知的;

      4、前人(主要指清代及其以前的)诗词作品中未使用过的,或前人虽使用过,但当下已赋予新涵意的汉语词汇(比如宝马、小康社会)和符合汉语特点的翻译词汇。

      六、“新词”不等同于无限度自行生造词,同时有失文雅的俚俗语言也不能作为“新词”带入格律诗词,我们在引用新词时应规避以下几点:

      1、自己生造的、只有自己理解的,非得文后加注释才能表述清楚的词。

      2、“逼格”、 “吊丝”之类有失文雅的网络流行词汇。

      3、“内卷”之类比较特殊的或有雅俗之争的词汇。“内卷”本有内讧的涵意,后经网络流传,很多高等学校学生用其来指代非理性的内部竞争或“被自愿”竞争 。现指同行间竞相付出更多努力以争夺有限资源,从而导致个体“收益努力比”下降的现象。可以看作是努力的“通货膨胀”。

      我认为“内卷”这个词汇或这类词汇也不宜带入诗词。理由一,该词为非社会面广大读者所熟知的网络词汇。理由二,在许多方言中“卷”就是“骂”的意思,“卷人”就是骂人。近处,本省盐城地区有这方言;远处,四川一带有这方言,甚至涉及西北某些地域。据宋代文献显示,当时的学者把四川方言与西北方言合称为“西语”,属同一方言口音语系。新词的使用应考虑到尽量不伤及某一区域的民族或群体的感情和习俗。

      七、有几个具体词汇或有作者或有编审老师问及,为方便阅读和理解,以问答形式答复或商榷如下:

      1、问:“电话”出来一百多年了,算不算新词?

      答:电话一词在清人陈衍《次韵和邱仙根山长寄怀》已有引用:“数点红蕉挹露浓,窗横楝影互蟠胸。花间酬酒邀明月,电话三更断壁钟。”当不算新词。

      2、问:“马列”一词算不算新词?

      答:马列一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简称,具有政治涵意的词汇,在当今深为人们熟知和认可,前人作品中也未用过,当属新词。不过提醒一点,作为政治词汇在引用和审稿中一要慎重,二要结合全篇作品质量取舍。

      3、问:“金融”算不算新词?

      答:金融一词在诗词中有两层意思的用法,一为“玉碎金融”之意,如清 钱梦龄《瓶山古瓶歌》中:“古物历劫难自存,玉碎金融况瓦缶”;一为“金融资本”之意,如清 许南英《寿张耀轩先生六十晋七》中:“操纵金融资运转,交通铁轨布纵横。”此两层意思在清人作品中均已使用过,因而金融不视为新词。

      4、问:“接地”算不算新词?

      答:接地本意即字面解,如物理方面,设备用电应加接地线才安全。再如杜甫《秋兴八首》其一:“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而另一层意思“接地气”,属民间谚语。是指上层行事或推行的政策,能够亲善大众,深入人心。如今更是注入了一些新内涵,比如某一新举措能够落地施行等。故我们认为第一层意思的引用不属新词范畴,而第二层意思可纳入新词范畴。

      就新词入诗而言,不是新创,而是正如朱光潜先生评价沈祖棻《早早诗》时所说,这是“旧瓶新酒”、“深衷浅语”。所谓“旧瓶新酒”,就是旧体诗在艺术表现上创造性地表现了现代人的生存体验,即在“旧瓶”中装入了“新酒”。“新酒”怎样才能恰到好处地装入“旧瓶”中,使旧形式也焕发出现代思想意识所赋予的现代精神、现代生命活力呢?沈祖棻在《早早诗》中成功运用的方法就是朱光潜先生所说的“深衷浅语”。即用“浅言”或“俗语”去传达诗人的“深衷”。诗人的“深衷”本身是深刻的、隐晦的、个人化的,本不宜用深奥古雅的语言,而宜选择有时代节奏的新语汇来表现。从而使当下的旧体诗走向“现代”,极大地贴近现代人的生存体验。但这种浅语并不代表简单或低俗,它的内涵应是中国传统文学批评中所提倡的“本色”。“本色”在传统文学中是指朴素自然、不假雕琢、返朴归真的一种语言风格。本色语言能传达出“人人胸中语”,也就是说它的境界是高的,从而才能产生极平凡而极亲切感人的艺术效果。

      诗歌之作,局囿于字数,拘牵于声律,有时不得不在语言上作某些调整,但无论如何调整,其古韵特色不能改变,哪怕是写政治题材,也不能流于口号体;再者,言情述事须由衷而发,切忌情辞乖违、心口别为二物,更不能象刘勰在《文心雕龙·情采》中所说:“志深轩冕而泛咏皋壤,心缠几务而虚述人外。”

      上述乃拜读潍坊诸贤高作后的匆冗之谈,鉴于个人水平和认识方面的局限性,不尽正确,纯粹与诗友切磋闲聊,欠妥之处尚祈见谅。

      壬寅夏 于淮左书院

      作者简介:焦长春,字焕之,号江屿野叟,江苏扬州人。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南省中原智库研究员、扬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任中华春秋儒商会执行会长、扬州市诗词协会副会长、扬州市淮左书院院长、江苏娜维日用品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暇则壶茗抚琴,吟鞭轻挥,哦咏诗词歌赋,或置身江叟田父间,坐听樵风江声,闲论稻香鱼肥。发表各类文章数万字,著有《论语通论》、《焕之集》等书籍。

    诗教网公众号

    资料索引
    弹铗室宝宝起名、八字批命、六爻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