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体诗词研习主题网站
  • 我要投稿 - 申请专栏作者 - 公众号:zhscwx
  • 首页 资讯 正文

    毛川《柳风集》面世

    zhscwx 2022-01-07 资讯 1050 ℃

    柳风集

    《柳风集》 毛川 著


      新年前夕,毛川先生《柳风集》与读者见面。本书由扬州平山诗社主编,精选了毛川先生创作的传统格律词380余首,占其创作量一半左右,创作时间上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至2019年,涵盖了其创作生涯全过程,基本上反映了其诗词创作的水平,全书合计4万5千余字,是一本具有较高水准的传统诗词原创作品集。毛川自幼受家门熏陶,热爱旧体诗词,常倚腔自娱。2000年左右开始规范研读与创作,并与网络诗友广泛交流,笔耕不辍,犹爱填词。毛川词取法两宋,婉约灵动,融情合景,擅小令,也长于中长调,常有妙句,使人莞尔,颇得随心自然之意。其作品以性情词居多,多酬赠之作,然兴之所至,也不拘于人情物态,能以别样词句,抒写情志,描绘自然,体物细腻,新颖尖巧。尊其遗愿,本书取名《柳风集》。


      毛川(1976.1—2020.1) 江苏扬州湾头人,字东塘,号云镜,网名扬州才子、柳生、柳梦窗等,生前从事医疗器械经营销售工作。为人性情洒脱,多才多艺,尤善辞令,参与编撰网络诗集和策划诗词活动若干。曾担任西祠胡同“金陵词话”版主。平山诗社、平山清韵文化网站的重要发起人之一,绿杨诗社骨干会员。诗词散见于《扬州当代诗词选》《诗潮》《东渡》《平山清韵》《绿杨吟草》等刊物。


      《柳风集》面世,得到毛川家人、好友的肯定和认可,也受到社会的广泛好评。经诗社管理层同意,如有需要的读者,可以联系购买。原价出售,快递费我们承担。书量较少,欲购从速。


      《柳风集》购买方式:孙凯歌 15062803879(微信同号)


    落花一地是谁遗

    —— 毛川《柳风集》代序


      庚子(2020年)春夏之交,扬州平山诗社拟出资为诗社已故诗人、平山诗社发起人之一毛川出版《柳风集》,众诗友推我为之序,因感心力难当,屡辞不得,加之疫情肆虐,至辛丑(2021年)夏扬州又染疫,种种耽搁。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自己害怕触及这段往事,每每临屏生怯,故迟迟未就。


      我与毛川初识于扬州晚报博客网。2006年博客方兴,注册者众。彼时毛川以“扬州才子”之名入网,兼之又是金陵词话版主,新诗旧体皆擅长,谈笑间禅机连环,妙语助兴,呼朋唤友,坐花载月,又长于交际辞令,晚博诗文活动必其主持,挥洒自如,博客老少咸喜,竟至后来“有文字人群处必有才子”。


      扬州是一座诗歌之城。从唐代的张若虚、李白、杜甫、杜牧等诗人群,到宋代欧阳修、苏轼等,至清初“红桥修禊”诗歌盛会,乃至后来的“冶春诗社”、“冶春后社”,千百年来的诗歌长河,未曾断流。当今的平山诗社,则集聚一众古典诗歌写手,为扬州诗歌翘楚,毛川是其中之一。


      毛川自己亦以宋人柳永自照,“扬州才子”名外,尚有“柳生”、“柳梦窗”诸名行于网络。对于诗词一道,古代诗论自《文心雕龙》直至清袁枚《随园诗话》,诗由情生的主张论述不绝于书。性情是“诗之本”,是诗词要义。百千载后,当毛川在扬州晚报博客网中高呼“性情第一,才情第二”时,一时回声者众,纷纷以“我手写我心”相呼应,此岂非“性灵说”之滥觞。想来自网络开辟,文学不再是文学家的写事。


      这本集子正是毛川的性灵写照。他性情雅真,才情高蹈。填词一项,常常倚马而就,“谋策驭词,乞巧投句,非风流无以为也(诗友李彦语)。常道人欲道而不能道之语,过目惊心,再读难忘,言有尽而意无穷。如自寄词《迎春乐》上阕:“些伤美似掌中雪。被呵成、泪一滴。是今生、攒了千千结。又不愿、轻挥却。”将青春拟为雪为泪,真痴绝之语。又如《破阵子 二十年来》下阕:“只是消磨岁月,并非作践青春。二十年前人找事,二十年来事找人。但留一份真。”二十年人与事角色互换,岁月沧桑可见一斑。再如,写与妻情深《浪淘沙 与妻》:“念伊千里走钱塘,复为稻谋下浦江。云信那头无别话,一声夜雨记关窗。”末两句直追宋人蕴藉;及《山花子》:“局促雨中行未定,寻常春去意阑珊。遇水逢山留一照,待伊看。    群发脸书徒有爱,欲传家信竟无言。暗把夹中亲子像,夜来翻。”下片堪称神来之笔,想来在今天的网络时代,大多数人皆有此片断经历,所谓共情,不过如此。再再如“思人一季雨如梅”等句,缠绵不尽,字字珠玑,书中触目可及,俯拾皆是。


      毛川出生于扬州茱萸湾头。平时或许人们多看到他的风流倜傥,常与人插科打诨,嬉笑调侃。然其内心情深且笃,真诚怀雅。对于生于斯歌于斯的扬州,他始终以青春少年的赤诚讴歌之。从90年代《瑞龙吟扬州城扬州事》,本世纪《高阳台春夜扬州》、《虞美人欢迎你到扬州来》等,直到2015年《西子妆为扬州城庆2500年作》,真可谓“看尽杨花三四月”,“未许扬州多少梦”,“多情最是趁扬州”,是“ 心事胡同一样长,谁家红袖曼支窗。小楼多少前朝事,都在霓虹灯后藏。”(《杨柳枝  扬州小巷》)


      以才子自居的毛川,天赋是表现给人看的,其背后对诗歌的态度却是极其努力和自律的。与其交往期间,我曾在他博客“家”的一个角落,看到码得整整齐齐的工具书,有《平水韵》《白香词谱》《钦定词谱》《诗词格律》等;也常常在深夜看到他在线用功。因此,他的词不论小令长调,常常达到一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境界,尤其是长调,不独辞章华美,更兼神采飞扬,情到深处,物我两忘。《沁园春 邵伯湖》一词,是他平生最得意之作,可谓匠心独运。词曰:


      一把青钱,撒在波心,买断棠湖。有骚人到此,盈盈隔水,佳客寻来,步步流苏。舟影鱼痕,云裳风佩,斗野亭中俗念无。题东壁、与苏门七子,并列而书。

      秋花两树三株,缀秋水伊人待价估。对秦楼霜镜,微微描目,雨阁烟闺,略略施朱。西子难逢,范生偶遇,一棹归兮向自如。须携酒、料人间滋味,不及莼鲈。


      邵伯湖又称棠湖,在大运河畔的邵伯古镇之西。自古以来,迁客骚人多经于此,发览物之情。北宋苏门七子曾相继在湖畔的斗野亭中和诗,成为千古佳话。词中用典甚多,以古人观照今人,寄托内心高洁的追求与情怀。

      毛川宅心仁厚,他爱人爱己,爱诗友如兄弟姐妹,高兴了一个一个写词相送。他曾语平山诗友:“吾无家业可依,交友必用其心。”可见其赤子之心。十多年前他与周冠钧等九子结盟平山诗社,交游金陵、张家港、岭南等诸诗社,以诗酬酢往来,一时扬城风气回荡。也曾同游容亭,作《扬州慢》写今生来世,虚虚实实——


      扬州慢  游宴容亭见有联“朝看花开似电,暮听草语如雷”

      一角江风,半塘村月,十多年后容亭。剩故园春梦,织碧草萦萦。羡燕子、归来旧处,未曾头白,还似衣轻。摄当时、红生电眼,翠隐雷鸣。

      浮光世影,是男儿、自铸生平。纵啸友挥金,鞭名累美,都见真情。一纸春秋谁断?云笺里、雁字无凭。料惜花因果,君栽自为君生。


      虽如是,但他从来也“不傲倪于万物,不谴是非”,似乎他跟谁都能成为朋友,常常在一些场合遇到并非诗界的人,说“我跟扬州的毛川是朋友”。

      不过他对人的好常常又是表面淡淡的,似乎漫不经意。2015年4月6日早晨,他微信我,说:“老姐,夜来无事,写江都词一首,聊发以正之——


      扬州慢 江都

      调水仁心,惜花风气,熏陶大美城东。况一川明月,是天赐清瞳。看斗野、冰轮转处,棠湖潮涌,空港飞龙。叹生民、能歌善建,写意无穷。

      吴王谢相,七贤诗、禹治碑丰。向白玉邗沟,黄金大道,漫溯仙踪。犹爱茗楼酒肆,黄昏里、灯火从容。共铁犀不老,一年一度春风。”


      这首词也是天心月满,将江都的自然人文生生化了进去。他说得淡淡,我知他心意浓浓。彼时我在江都旅游局任上,他知我做旅游不易,以此助推。2017年邵伯古运河建成生态公园,净瓶广场大牌坊上需一幅楹联,内容要求涵盖大运河邵伯段的历史人文以及今天南水北调的功德,我请平山诗友们助力共襄盛举,由毛川主拟的“开济江淮”主联在众诗友中胜出,如今镌刻在邵伯大运河边:


      甘雨棠风禹业千秋追太傅

      隋舟晋埭清流万里泽燕齐


      及至2019年金秋,我女儿大婚,他病中满心欢喜张罗,相约平山20位诗友以平仄两体《相思引》一调、“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诗分韵相贺,他自己领头以“海”韵写成一阕,不意竟成绝唱!写至此,悲从中来,泪不能禁......


      他是扬州诗歌史上璀璨的流星。自古才高多舛,情深不寿。他自号“才子”,诗友评价他“遇花笔生吴韵,逢酒杯倾楚狂。酣饮处,挥手欲压云低;高卧时,偎梦鼾共刘醉”,用他自己的话说“心随酒放,再以诗收”,故每有相聚,举杯不辞,常扶醉而归,终日久生疾,岂非性情成了他也害了他?


      想起多年前暮春一天,夜间雨疏风骤,晨起落花一地,正难排遣时,毛川发来短信,是一阕浪淘沙:


      莫非春意独疏谁?应有相思来不知。

      昨夜若无人入梦,落花一地是谁遗。


      这是真正的诗歌,花与人、人与花,已浑然一体;这就是毛川,一个如春花一样干净、善感、纯粹的灵魂,“名和利、只是指间沙。”(《小重山感悟》)


      他也把自己身体和灵魂融进了诗歌,创造了另一种生命形式。仿佛有预感,2018年未病前,他的每一首词似乎都是诗谶,“一轮红日现青丘,来过你我成传说”(《踏莎行快雪时晴 2018-01-15》);“孤鸿身影路灯中,不惊明月并花童”(《临江仙祝我新年快乐 2018-01-23》);“执手处分明,题额人终老”。(《卜算子春游邵伯,分韵得“小”字 2018-05-05》;乃至2018年深秋,他与诗友重阳登蜀冈西峰,以一首现代诗《躺在西峰的落花上》,完成了他生命的转换与升华;仿佛一语成谶,也为自己找到了最后的安放地......


    梁明院(网名晓色云开、平山诗友)

    2021年10月


    诗教网公众号

    资料索引
    弹铗室宝宝起名、八字批命、六爻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