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注册帐号旧体诗词研习主题网站
你的位置:首页 » 微信精选 » 正文

千古堪吊贾太傅:为何有才的人总是不如意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本栏目内容为程序自动选摘,如有侵权,告知删除   217人浏览

贾谊.jpg

贾谊(图源网络)


  贾谊被贬到长沙时,写下千古名篇《鵩鸟赋》,里面有云:“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细故蒂芥,何足以疑”,强颜开解自己不当为外物牵累。既然知天乐命,就不必忧惧。对于无聊的繁屑事,也不必疑虑,这些徒然使自己抑郁不安。

  

  回观贾谊一生,这些自我慰解并没起什么作用。此君才高一世,却得不到施展,最终年纪轻轻便因为忧惧下世,徒令来者哀惜。

  

  后来唐朝的“五言长城”刘长卿有一首七言律诗,堪称传世名作,它便是《长沙过贾谊宅》。当时刘长卿贬出为官,途中路过长沙,特地到贾谊的故居前凭吊一番:

  

  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

  

  此诗章法很严整。用词似浅显,如“人去”、“日斜”等,其实分别化自《鵩鸟赋》中的“主人将去”及“庚子日斜”二句,运典浑化无迹又恰到好处,人谓之“如盐点水”,确实是的评。兼之情感深沉,意在无穷之外,假使贾谊地下有知,亦当为之动容。

  

  首联第一句说贾谊在长沙之事,第二句则点出贾谊故宅。二联单论题目中的“过”字。行笔至此,已完全点题,接来下的议论则关乎整首诗是否能立稳了。

  

  第三联力道尤其大。上句关键在“犹”字,“犹”在此即“尚且”。“连汉文帝这样的有道明君,对待贾谊这样的人才,尚且恩情淡薄”,这是字面意思。没有说出来的是“尚且”之后:“那么当今君主如此对待我,也不值得感伤”。

  

  这是诗人烂在肚子里的话。义涉诋毁至尊,因此更不可道,亦不必道。如此“不值得感伤”的强自开解,才是最沉痛的感伤。有识之人一读就心领神会,而又深为刘长卿的遭遇感叹不已。

  

  下句所谓“无情”,何止是湘水而已?“无情”与“有道”反衬,强烈到不能直视。后人认为此诗跟《鵩鸟赋》有异曲同工之妙,“以风雅之神,行感忾之思。正如《鵩鸟》一赋,直欲悲吊千古”,原因亦在此。

  

  刘长卿作为唐朝天宝年间进士,才华横溢,自不必论。如果他能有一番作为该多好,但没有。尾联“何事到天涯”,其实不必回答:刘长卿此人性格刚正,屡次直言犯上,从而受人诬蔑,遭到贬斥,才被迫走到这里。

  

  身负高才,偏偏一生都未能施展,当然不止贾谊,也不会止于刘长卿。往深里说,这些有才能的人,竟因为己身才能出众或性格高贵,而终于失意潦倒。这并非一出出滑稽剧,却是古今无数英俊的真实写照。使人哑然失笑之余,悲从中来。

  

  几乎所有吊古作品都有意无意带上伤今色彩。凭吊古人,最容易起身世慨叹,尤其自己也有相似经历,更无法抑制下笔时情绪的涌动。字面上写前贤,其实每一个字都落在自己身上。世人多谓此诗虽哀怨之甚,然而一唱三叹,妙绝千古,并非没有理由。

  

  注:本文摘自腾讯儒学,作者:罗杵增。


编辑推荐
最近发表
弹铗室宝宝起名、八字批命、六爻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