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注册帐号旧体诗词研习主题网站
你的位置:首页 » 诗词格律 » 正文

诗词津梁 | 十二 近体诗的对仗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诗教网 发布于2019-03-02   192人浏览

  十二 近体诗的对仗


  对仗又称对偶。因为古代仪仗,像现在戏剧舞台上跑龙套似的,都是左右两两相对的,所以叫对仗。对仗是一种形成文字整齐美的修辞手段,也是构成格律形式、呈现格律气氛的重要因素。


  讲究对称是中国古代文化的特色,大至帝皇宫殿、陵寝,小至平民百姓门户、摆设,仕女束装,都讲究个左右猿啤N难弦膊焕猓蛭河锏ヒ舸式隙啵词故歉匆舸剩渲械拇仕赜邢嗟钡亩懒⑿裕菀自斐啥耘迹栽缭谙惹氐氖柚芯统鱿侄耘季洹@纭妒匪担?quot;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小雅.采薇》)《楚辞》说:"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九歌.湘君》)。散文中也常有对偶,如《易经》中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易.乾文言》)晋魏以后对偶影响扩张,将以前骈散交错的文章,发展为通篇骈四俪六的骈体文。也就从这个时期开始,诗歌中对偶从不工整到逐渐工整,从随意使用到逐渐规范化。初唐以后,格律定型时期,对偶就成为格律诗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偶一般要求两句同一位置上词语必须相对,即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副词对副词……。格律诗中的对仗较古诗和散文中的对仗工整而严格。它要求:


  一,出句和对句平仄是相对立的;


  二,出句和对句同一位置上的词语,词性相同,字不能相同。


  例如: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苏味道《正月十五日夜》)


  "火树"对"星桥","银花"对"铁锁",都是名词对名词;"合"对"开",动词对动词。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


  (李商隐《无题》)


  "春蚕"对"蜡炬",名词仂语对名词仂语;"到死"对"成灰",动宾词对动宾词;"丝"对"泪",名词对名词;"方尽"对"始干",动词仂语对动词仂语。


  绝句、律诗、排律的对仗各有规则。


  绝句一般不要求对仗,是否用对仗,凭作者自便。前人绝句多数不用对仗,例如:


  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

  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


  (王维《送别》)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李白《客中行》)


  绝句有的首联对仗,尾联不对仗。例如: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

  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杜甫《八阵图》)


  (注:对仗句以楷体字显示,下同)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桔绿时。


  (苏轼《冬景》)


  对仗出句多为仄声,五绝首句不入韵的多于七绝,所以五绝首联对仗的多于七绝。也有首句入韵、首联对仗的绝句。例如:


  花枝出建章,凤管发昭阳。

  借问承恩者,娥眉几许长?


  (皇甫冉《婕妤怨》)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刘禹锡《乌衣巷》)


  七绝首句入韵的多于五绝,这种首联对仗形式七绝多于五绝。


  绝句也有首联不对仗,尾联对仗的。例如: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孟浩然《宿建德江》)


  肠断春江欲尽头,杖藜徐步立芳洲。

  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


  (杜甫《漫兴》)


  绝句也有首尾两联全对仗的。例如: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王之涣《登鹳雀楼》)


  岁岁金河复玉关,朝朝马策与刀环。

  三春白雪归青冢,万里黄河绕黑山。


  (柳中庸《征人怨》)


  前人绝句绝大多数首尾两联都不对仗,首联对仗者偶尔见之,尾联对仗者较少,两联全对仗者更少。但是律诗中间两联(颔联和颈联)必须对仗,否则就不成其为律诗。它的首尾两联可对仗可不对仗。前人律诗中也有首联对仗的,也有尾联对仗的,也有四联全都对仗的,这悉凭作者自便,并无定规。但颔联和颈联的对仗是律诗的常规,也称为正例。例如:


  五律 首句不入韵者。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王维《山居秋暝》)


  首句入韵者。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七律 首句不入韵者。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首句入韵者。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律诗有首联、颔联、颈联三联对仗的。


  五律 首句不入韵者。


  旅客三秋至,层城四望开。

  楚山横地出,汉水接天回。

  冠盖非新里,章华即旧台。

  习池风景异,归路满尘埃。


  (杜审言《登襄阳城》)


  首句入韵者。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孟浩然《岁暮归南山》)


  七律 首句不入韵者


  世途倚伏都无定,尘网牵缠卒未休。

  福祸回还车转毂,荣枯反复手藏钩。

  龟灵未免刳肠患,马失应无折足忧。

  不信君看奕棋者,输赢须待局终头。


  (白居易《放言五首》其二)


  首句入韵者


  永巷长年怨绮罗,离情终日思风波。

  湘江竹上痕无限,岘首碑前洒几多?

  人去紫台秋入塞,兵残楚帐夜闻歌。

  朝来灞水桥边问,未抵青袍送玉珂!


  (李商隐《泪》)


  前三联对仗者,首句不入韵的,五律多于七律;首句入韵的,七律多于五律。


  律诗首联不用对仗,颔联、颈联、尾联用对仗。这种形式的律诗罕见,因为一般尾联是全诗的结束语,用散行比较容易画龙点睛,用对仗较受束缚,故诗人不喜用尾联对仗。杜甫诗中时有这种形式,后人模仿者较少。下面五律、七律各举一首:


  凉风动万里,群盗尚纵横。

  家远传书日,秋来为客情。

  愁窥高鸟过,老逐众人行。

  始欲投三峡,何由见两京。


  (杜甫《悲秋》)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泗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律诗中也有四联全部用对仗的,这种形式出现得较早,如唐初苏味道《正月十五日夜》: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游妓皆秾李,行歌尽落梅。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盛唐时,王维、杜甫作品中有不少四联全对仗的律诗,其后也有诗人仿效的,故这种形式虽比较罕见,但较后三联对仗的稍多些。下面五律、七律各举一首:


  天上去西征,云中护北平。

  生擒白马将,连破黑雕城。

  忽见刍灵苦,徒闻竹使荣。

  空留左氏传,谁继卜商名。


  (王维《故西河郡杜太守挽歌三首》之一)


  玉楼银榜枕严城,翠盖红旗列紫营。

  日映层岩图画色,风摇杂树管弦声。

  水边重阁含飞动,云里孤峰类削成。

  幸睹八龙游阆苑,无劳万里访蓬瀛。


  (宗楚客《奉和幸安乐公主山庄应制》)


  排律的对仗和律诗同,首联、尾联可用可不用,但中间不论有多少联,必须全部对仗。例如:


  江城含变态,一上一回新。天欲今朝雨,山归万古春。

  英雄余事业,衰迈久风尘。取醉他乡客,相逢故国人。

  兵戈犹拥蜀,贼敛强输秦。不是烦形胜,深惭畏损神。


  (杜甫《上白帝城二首》之一)


  山容水态使君知,楼上从容万状移。

  日映文章霞细丽,风驱鳞甲浪参差。

  鼓催潮户凌晨击,笛赛婆官彻夜吹。

  唤客潜挥远红袖,卖炉高挂小青旗。

  剩铺床席春眠处,乍卷帘帷月上时。

  光景无因将得去,为郎抄在和郎诗。


  (元稹《和乐天重题别东楼》)


  律诗以颔联、颈联对仗为正例,上面介绍的首联、颔联、颈联三联对仗,颔联、颈联、尾联三联对仗,以及首联、颔联、颈联、尾联全对仗,称为变例,也有书上叫做别格、变体的。这些变例,唐宋以后,以至现代人写旧体诗也有仿效的。还有两种变例,中唐以后就很少有人仿效了。这两种变例是在近体诗形成过程中,尚未完全定型时出现的,起于齐梁,延至中唐。一种是首联对仗而颔联不对,颈联又对的形式。如梁简文帝的《夜听妓》:


  合欢蠲忿叶,萱草忘忧条。

  如何明月夜,流动拂舞腰。

  朱唇随吹动,玉钏逐弦摇。

  留宾惜残弄,负态动余娇。


  这首诗首联、颈联是很工整的对仗,而颔联却不对。在平仄格式上也有后来所谓"失对"、"失粘"之病,带有不少古体诗的痕迹。又如"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名作《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这首诗平仄完全合律,而对仗尚存古法。在近体诗定型之后,也有诗人偶然仿古。如李白《挂席江山待月有怀》:


  待月月未出,望江江自流。

  倏忽城西郭,青天悬玉钩。

  素华虽可揽,清景不同游。

  耿耿金波里,空瞻鳷鹊楼。


  这种变例后人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偷春体",意思是:律诗应该在颔联对仗的,却抢先在首联对仗了,"言如梅花偷春色而先开也。"(《诗人玉屑》卷二)


  还有一种仿古的变例,就是首联、颔联都不对仗,全诗只有颈联一联对仗。例如盛唐的王维《送岐州源长史归》:


  握手一相送,心悲安可论?

  秋风正萧索,客散孟尝门。

  故驿通槐里,长亭下槿原。

  征西旧旌节,从此向河源。


  又如中唐的元稹《归田》:


  陶君三十七,挂绶出都门。

  我亦今年去,商山淅岸村。

  冬修方丈室,春种桔槔园。

  千万人间事,从兹不复言。


  这两种仿古的对仗,多见于五律,七律很少,但于名作中亦偶然见到。如崔颢《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秦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又如杜甫《咏怀古迹》其二:


  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

  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

  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

  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这两首七律的颔联似对非对,与颈联相比,其工整程度就差得多了。第一首颔联平仄失对,第二首首联、颔联平仄失粘,在声律上也都有古体诗的遗风。


  上面介绍的那两种存有古风的律诗,中唐以后就很少见到了。晚唐以后,律诗颔联、颈联的对仗,同平仄的对、粘一样,成了律诗的金科玉律。因此绝句后来也称截句,意思是:绝句是从律诗上截取下来的。如果截下的是律诗的首联、尾联,那末这绝句两联都不对仗;如果截下来的是律诗的首联、颔联,那末这绝句首联不对仗,尾联对仗;如果截下来的是律诗的颈联、尾联,那么这绝句,首联对仗,尾联不对仗;如果截下来的是律诗的颔联、颈联,那么这绝句两联全对仗。


最近发表
弹铗室宝宝起名、八字批命、六爻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