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注册帐号旧体诗词研习主题网站
你的位置:首页 » 诗词格律 » 正文

词学名词释义 | 拍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诗教网 发布于2019-01-26   45人浏览

  拍

  

  (一)

  

  拍是音乐的节度。当音乐或歌唱在抑扬顿挫之时,用手或拍板标记其节度,这叫做拍。韩愈给拍板下定义,称之为乐句,这是拍板的极妙注解。写作歌词以配合乐曲,在音乐的节拍处,歌词的意义也自然应当告一段落,或者至少应当是可以略作停顿之处。如果先有歌词,然后作曲配词,那么,乐曲的节拍也应当照顾歌词的句逗。因此,词以乐曲的一拍为一句。这是歌喉配合乐曲的自然效果。宋代词家或乐家的书中,虽然没有明白记录词的一句即是曲的一拍,但从一些现存资料中考索,也可以证明这一情况。

  

  苏东坡有一首词,题名为十拍子,就是破阵乐。此词上下遍各五句,十拍,正是十句,因此别名为十拍子。

  

  毛滂有剔银灯词,其小序云:「同公素赋。侑歌者以七急拍七拜劝酒。」按此词上下遍各七句,用入声韵。七句中五句押韵,可知是急曲子,故云七急拍。十拍子是指全阕拍数,七急拍是就其一遍而言。

  

  《墨庄漫录》云:「宣和间,钱塘关注子东在毗陵,梦中遇美髯翁授以太平乐新曲。子东记其五拍。后四年,子东归钱塘,复梦美髯翁,出腰间笛复作一弄,盖是重头小令也。」按此词《漫录》亦记其全文,词名桂华明,上下遍各五句。所谓「记其五拍」者,就是记其上遍五句。

  

  姜白石作徵招词,其小序云:「此一曲乃余昔所制,因旧曲正宫齐天乐慢前两拍是徵调,故足成之。」按此所谓正宫齐天乐慢前两拍,从歌词的角度说,就是开头二句。白石道人此词的开头二句,正与齐天乐开头二句相同。刘禹锡诗题云:「和乐天春词,依忆江南曲拍为句。」这也可以证明歌词的一句就是曲子的一拍。

  

  李济翁《资暇录》云:「三台,三十拍促曲。」按现存万俟雅言三台一阕,从来皆分为上下二遍,万树《词律》分为三叠,其辨解十分精审。这首词每叠十句,可知三台三十拍,也就是三十句。

  

  王灼《碧鸡漫志》云:「今越调兰陵王凡三段,二十四拍。又有大石调兰陵王慢,殊非旧曲。周齐之际,未有前后十六拍慢曲子耳。」按越调兰陵王,周美成以下,作者还不少,但字句各有参差,但三段二十四句,都是一致的。郑文焯亦云:「兰陵王二十四拍,犹能约略言之。」现在将三台及兰陵王二词分析句拍,录于本文篇末,供读者参证。

  

  又《碧鸡漫志·六么》条云:「或云此曲拍无过六字者,故曰六么。」按六么乃录要之误,并不是因句子字数为调名。但我们从此文也可知曲拍可以字数计。词中有六么令一调,上下遍各有一个七字句,其余都是不超过六字的短句。由此也可证明同以一句为一拍。

  

  《碧鸡漫志》又有一条云:「近世有长命女令,前七拍,后九拍,属仙吕调。宫调句读,并非旧曲。又别出大石调西河慢,声犯正平,极奇古。刀这里所谓「前七拍,后九拍」,就是上遍七句,下遍九句。可惜宋人词中,未见用此调的作品,无从取证。现在所能见到的长命女,仍只有《花间集》中魏承班所作的长命女,全篇一共只有七句。大概宋代词家曾用叠韵,加换头,才成为上七下九的句式。周美成有两首西河,正是属于大石调,大约就是王灼所谓「声犯正平,极奇古」的,但此调与长命女并无关系,王灼这一段文字是记两支新出的曲子。

  

  从上列这些例证来看,可知宋词实以一拍为一句。不过拍的时间有固定,句的长短却不一律,因此不能规定以几个字为一拍。方成培《香研居词麈》引戚辅之《佩楚轩客谈》所载赵子昂云:「歌曲以八字为一拍」,此话实不可解,而方成培却盲从其言,说「元曲以八字为一拍」,这是完全错误的。

  

  张炎《词源》说:「法曲之拍,与大曲相类,每片不同,其声字疾徐,拍以应之。如大曲降黄龙花十六,当用十六拍。前衮、中衮,六字一拍。要停声待拍,取气轻巧。煞衮则三字一,拍,盖其曲将终也。至曲尾数句,使声字悠扬,有不忍绝响之意,似余音绕梁为佳。」由此亦约略可见词句长短与歌唱的关系。曲尾的三字句,宜于曼声长引;衮遍的六字句,要停声待拍,因为衮遍的音乐急促,歌词亦宜急唱,尽管只有六字一句,可能还不到一拍的时间。至于音乐家所谓驱驾虚声,纵弄宫调,另外翻出新的花式,如花拍、慢拍、急拍、打前拍、打后拍等各种名词,都属于音乐,而不可能从歌词中去认识了。

  

  附:三台句拍 万俟咏词

  

  见梨花初带夜月,/海棠半含朝雨。/内苑春,不禁过青门,/御沟涨,潜通南浦;/东风静,细柳垂金缕,/望凤阙,非烟非雾。/好时代/朝野多欢遍九陌/大平萧鼓。

  

  乍莺儿百啭断续,/燕子飞来飞去,/近绿水,台榭映秋千,/斗草聚,双双游女;/杨香更,酒冷踏青路,/会暗识,夭桃朱户。/向晚骤/宝马雕鞍,/醉襟惹/乱花飞絮。

  

  正轻寒轻暖漏永,/半阴半晴云暮。/禁火天,已是试新妆,/岁华到,三分佳处;/清明看,汉蜡传宫炬,/散翠烟,飞入槐府。/敛乓卫/阊阖门开,/住传宣/又还休务。

  

  以上词分三段,每段分为十句,句法极整齐,可知三十拍即三十句,大致不错。不过每段中从第三句以下都有三字逗句,或者可以在第三、四句,或第五、六句,分为二句。现在我把末二句分为四句,取《词源》所云「曲尾数句须使声字悠扬」之意。

  

  兰陵王句拍 周邦彦词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年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以上词三段,每段八句,其为二十四拍,无可疑者。历代诸家所作,虽然小有参差,但每段八句,大致相同。

  

  (二)

  

  词既以一拍为一句,于是这个拍字便可以借用来代替句字。《西清诗话》云:「尝见李后主临江仙词,缺其结拍三句。」可知词的结尾处,谓之结拍。但结拍井非结句。后人以词的末一句为结拍,这是错的。

  

  结拍或称歇拍,在宋代人的文献中,还没有见到这样用法。杨慎《词品》有云:「秦少游水龙吟前段歇拍句云:落红成阵飞鸳甃。」这显然是以末一句为歇拍。但歇拍本来是大曲中的一遍,在曲将终了时,它的后面还有煞衮一遍,才是全曲的煞尾。现在用以称词的末尾一句,也是错的。宋人词中亦曾有歇拍这个名词,其意义是歌唱的时候停声待拍,例如张仲举词云:「数声白翎雀,又歇拍多时,娇甚弹错。」此处的歇拍,就不是一个名词了。郑文焯校《清真集》,称词的上下遍末句为煞拍。这个名词,如以大曲的煞衮为例,也可以成立。但终究是元明南北曲名词,不是宋词用的名词。

  

  词的换头处亦可称为过拍,这个名词亦未见宋人用过。《词源》称为过片,《乐府指迷》称为过处。杨无咎词云:「慢引莺喉千样啭,听过处几多娇怨。」就是说听她唱到过门处,声音格外娇怨。但是,词的下片起句不换头的,也有人称为过拍。这样,过拍的意义就成为下片起句了。况周颐《蕙风词话》中常以词的下片结尾句为过拍,这是非常错误的。

  

  宋人以音繁词多的曲调为大拍。《瓮牅闲评》云:「唐人词多会曲,后人增为大拍。」这个大拍就是指慢词,而不是大曲。

  

  拍字又可以引伸而为乐曲的代用词。陈亮与陈景元书云:「闲居无所用心,却欲为一世故旧朋友作近拍词三十阕,以创见于后来。」这里所谓近拍词,实即近体乐府歌词的意义。

  

  又,以旧曲翻成新调,亦可以称为近拍。词调名有郭郎儿近拍、隔浦莲近拍、快活年近拍等,都是旧曲的新翻调。《碧鸡漫志》云:「荔枝香,今歇指、大石两调中皆有近拍,不知何者为本曲。」这里所谓近拍,亦就是等于新调。


最近发表
弹铗室宝宝起名、八字批命、六爻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