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注册帐号旧体诗词研习主题网站
你的位置:首页 » 楹联大全 » 正文

妙格联萃 | 白话(3)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诗教网 发布于2019-01-28   84人浏览

  婚姻数十年,朝也愁,暮也愁,都把你苦死了;

  抛却万千事,男不管,女不管,倒比我快乐些。

  挽妻联


  我也曾为冤枉痛入心来,敢糊涂忘了当日;

  汝不必逞机谋争个胜去,看终久害着自家。

  大堂联


  你也拖,我也在拖,中华版图竟此弄成两块;

  公有理,婆亦有理,民国幸福硬算饱受十年。

  刘师亮题民国十年(1921)双十节


  国会未能速开,无可消愁,且同看这台新戏;

  代表业已解放,再来请愿,真不值一个大钱。

  本联为民国时的一副戏台灯联,嘲讽国政


  是龙、是凤,是跳蚤、是乌龟,睁开眼睛长期看;

  吹风、吹雨,吹自由、吹平等,捂着耳朵少去听

  刘师亮题民国八年(1919)双十节


  前世作恶多,用经卷消磨,可见阎罗怕和尚;

  今生为善少,以纸银遮盖,须知佛祖要金钱。

  福建永定金丰醮神坛


  眼前都是有缘人,相近相亲,怎不笑容可掬;

  世上尽多难耐事,自作自受,何妨大肚包容。

  江苏镇江焦山弥陀殿


  人生到底好排场,耀武扬威,任你放开眉眼做;

  世事原来多假局,装模作样,惟吾脚踏实地看。

  戏台联


  无绳系日,这一寸光阴,莫教任着他容易放过;

  有路登天,那几层阶级,直须拼得俺实地踏来。

  朱相国


  名利自万物争端,看破此二字关头,才算好汉;

  去来须二间定数,还了这一回俗债,再问阎罗。

  罗敬卿


  柱杖尾掉一片白云,不重不轻,任我拈为诗料;

  火炉头上几句冷语,亦吞亦吐,有谁透着宗风。

  担当


  伤心亭子间中,黯淡电灯,替学生改诗书字画;

  埋首故纸堆里,凄惨稿费,为举家供柴米油盐。

  某教员自题


  莫胡为!幻梦空花,看看眼前实不实,徒劳机巧;

  休胆大!烊铜热铁,摸摸心头怕不怕,仔细思量。

  四川丰都阎王殿


  五日内三相沦亡,真假革殊途,一老一病一冤枉;

  两月内四夷宾服,战守相异议,半推半就半含糊。

  作于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相:指裕泰、杜公谔、耆英


  那条窄路儿,且须让一步,他过不去,你怎过得去;

  这等重担子,也要任几分,我做弗来,谁又做得来。

  某凉亭


  既死莫伤心,好料理身后事宜,莫弄得七颠八倒;

  再来还是我,且撇下生前眷属,重去寻三党六亲。

  许芝瑛


  做不完身修心正工夫,愿来生百行无亏,五伦克尽;

  尝遍了国难家愁滋味,到今日一肩可卸,两手空归。


  入场容易出场难,问谁心地光明?立脚不随尘俗转;

  看戏何如听戏好,想见大山罗汉,有耳都倾古刹来。

  湖南光明山戏台


  这里是老包祠堂,愿我贤长官,后来者与古人齐美;

  门前跽秦桧铁像,劝他害民贼,何苦在无佛处称尊

  赵新儒题山东泰山包公祠


  有钱人穿绸着缎,田不耕,土不作,坐吃三餐,他还神气八担;

  我农民披蓑带笠,手叉水,脚叉泥,种出五谷,谁怜痛苦千般

  杨枚修讽地主豪绅


  吃百姓的饭,穿百姓的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休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阎王治人,端公治鬼,太医治病,治来治去,自是各行一治;

  政府拉兵,保长拉丁,棒客拉肥,拉去拉来,当演堂会三拉

  刘师亮。四川称土匪为棒客


  大老爷做生,金也工,银也要、铜钱也要,红黑一把抓,不分南北;

  小百姓该死,稻未熟、麦未熟、高粱未熟,青黄两不接,哪有东西

  讽贪官做寿


  放千枚爆竹,把穷鬼轰开,数年来被这小奴才,扰累俺一双空手;

  烧三支高香,将财神请进,从今后愿你老夫子,保佑我十万缠腰

  某穷生除夕自题联


  伤时有谐稿,讽世有随刊,借碧血作供献同胞,大呼环宇人皆醒;

  清宣无科名,民国无官吏,以自身而笑骂当局,纵此阴司鬼亦雄

  刘师亮。随刊:即作者所办《师亮随刊》;清宣,清宣统年间


  保,保什么?保一方纷乱,保四季不安,保保都要出钱,拿与龟儿造孽;

  甲,甲哪些?甲街坊邻里,甲士农工商,甲甲何时得脱,还是老子吃亏

  嘲保甲


  巧师傅勤快跑布店,天晓得是不是看顾客们喜欢什么花色;

  秀货员热情待访者,无须问有没有给同志哥说点弦外之音。

  某绸厂花样设计师乔某与售货员喜结良缘,同伴以联贺之


  举世崇拜,举世仇恨,看清崇拜或仇恨尽些什么人,愈见先生伟大;

  毕生革命,毕生治学,倘把革命与治学分成两件事,便非吾党精神

  邵力子挽孙中山


  公安怎样公,猪公、狗公、乌龟公,公心何在,公理何在,每事假公图私禄;

  分局什么局,酒局、肉局、大烟局,局内者欢,局外者苦,几时结局得安宁

  嘲旧社会公安分局


  唉!大帝也贪财,傅老儿不过用几文铜钱,使命金童玉女,迎接天宫上去;

  呀!阎君真小量,刘安人只馋食两块狗肉,即差牛头马面,拿入地府中来

  喻九万题湖北随州古戏台,此联有多个面目


  这身边一具空囊,若果包得住往古来今,何不将他打开,也好教大家看看;

  那手中半根小杵,业已撑不起上天下地,只合索性放倒,莫只顾一味哈哈

  布袋和尚庙


  往年逼散,今年乃又另招,省十二月议员薪金,算去算来,选举费依然不足;

  此日告成,后门姑置不论,唯四百兆国民代表,有新有旧,担负力何以能堪。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似尔我八旬已过,存何喜,殁何悲。三岁忝增,奇则奇被卿先去;

  人生最难堪者迟暮,纵子孙四代相依,耳也聋,目也聩,九原有觉,等一等看我就来。

  某八旬老翁挽妻


  生活万分艰难,物价高,报酬薄,辛酸莫诉,无米为炊,弱者最可怜,谁实致君投泽国;

  社会一片黑暗,分派系,重私情,势力当先,虽才不用,好人将何往,意欲逼我上梁山

  上二联为民国时讽国政联


  古今来英雄豪杰,圣帝贤王,成就了惊天动地的功名,到那时垂拱九重,享受万方玉帛;

  过往的老爷相公,夫人小姐,施舍些冷菜残羹之赏赐,这便是救人一命,胜造九级浮屠

  塾师、乞丐口语对


  这回吃亏受苦,都因入孔氏牢门,坐冷板凳,做老猢狲,只说期限易满,竟挨到头童齿豁,两袖俱空,书呆子何足算也;

  此去喜地欢天,必须假孟婆村道,赏剑树花,观刀山瀑,可称眼界别开,再和些酒鬼诗魔,一堂常聚,南面王无以加之

  头童齿豁,即头发掉光、牙齿缺落;南面王,指帝王


  那畔消息,见半点儿,有甚巴鼻?若非是千了万了,说不尽百样郎当,因此上雪山中忙倒了释迦,吃麻吃米,受苦耽饥,恐怕放逸魔,花费了眼前日子;

  这边事情,到十全处,还未称心。忽地便七旬八旬,叹原来一场扯淡,只落得漆园里笑杀个庄周,应牛应马,逍遥散诞,都将顺逆境,交付与头上大公

  伯修太史集句。巴鼻,指来由、根据

最近发表
弹铗室宝宝起名、八字批命、六爻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