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半亩塘丙申五月社课:蒲松龄

2019年02月17日 116人浏览

  前言

  惟丙申之岁,孟夏之月,半亩塘诗社约告诸同道以“咏蒲松龄”为题,赋诗填词,旬月之内,率得五人七律六首,六人七绝六首,二人五律二首,四人词四首,一人五古一首,一人五绝二首,凡十九人廿一首,其中社外诗友二人二首。于是邀子曰诗社编辑韦散木一一作点评。现将诗作与点评发布如下,欢迎各位诗友再批评。

  点评嘉宾:韦树定

    图文编辑:林看云


  海天一(王海亮)

  蒲松龄

  仙佛茫茫岂易成,人间冷暖任君烹。

  千重变幻托狐鬼,几许悲欣补太平。

  青史文章原有异,聊斋花草自多情。

  深灯浅照昏黄夜,一笑还看百相生。

  韦评:跌宕起伏,词句流畅,得清人法度。意象近于黄仲则,句法近于梅村、牧翁二家。句句切题,惜乏惊人之句。另,“烹”字稍嫌突兀。


  白雨幽窗

  咏蒲松龄

  莫谓荒唐误此身,聊斋一读一回新。

  生前每为功名累,身后幸有鬼狐亲。

  针砭时奸殊近圣,恢宏笔力可通神。

  思来笑骂皆精辟,开卷常于枕上珍。

  韦评:颔联最佳,对比强烈,有独特感。后四句人人可道,反不如第四句好,故笔墨未能简洁。其余为题所拘,诗思未能开阔。首联两句之间衔接跳跃不佳。


  静处如莲

  蒲松龄

  传奇犹待百年身,蹭蹬功名幻亦真。

  自画艰难考场客,空怜狐鬼镜花人。

  书生不易千秋骨,星火徒湮五色尘。

  一卷流芳遗后世,青袍何幸未全贫。

  韦评:工整,疏宕有致,有感悟,有对比。二、四两联对比最佳。诗句中有转折比较,故不平淡。


  司雨客

  蒲松龄

  其一

  名落孙山恨也无?半生颠沛在江湖。

  濯缨渔父嗟谁信,曳尾泥龟诮我殊。

  果腹已怜成大事,匡时何处用青襦?

  聊斋一立如椽笔,独向人间说鬼狐。

  其二

  行行字字冷如刀,读罢头颅侵二毛。

  谁信风云三尺剑,难逢俗世片言褒。

  豆棚瓜架青灯小,薤露苔碑淡月高。

  莫向聊斋窗下过,应留灵魅夜嚎啕。

  韦评:其一咏人,其二说事,皆有感慨,四个对仗句皆工且妙,立意颇高,情感冲冠。尤以其二颔联转颈联后,妙在用景语发感慨,蕴藉不露,是为高明。惟首尾之联句,多质直、粗糙、过急,未能精致。


  年九龙(社外诗友)

  题蒲松龄

  妙笔常教鬼魅惊,泣言前世未堪情。

  书斋方罢霓裳舞,山涧犹飘古怨声。

  总恨相逢秋夜短,愿怀惜别露光盈。

  俊郎粉黛风流事,荒野萧萧独冢横。

  韦评:词句流畅,朗朗上口。惜未贴切,多空洞句。


  白云瑞

  蒲松龄

  倚马千言笔欲飞,科场几度黯然归。

  聊斋夜夜添新鬼,惹得钟馗欲拂衣。

  韦评:后二句有趣,发新意。然与前二句衔接不够,一二句之间转折,衔接词不可缺,缺则不完美。故“几度”可换“谁料”等同义字词。


  东柳

  蒲松龄

  守得春风梦己残,长安花好未曾看。

  戏言狐鬼人间事,一本聊斋夜不寒。

  韦评:轻松道来,不费太多脑力。朗朗上口,睡前可读。


  一苇

  蒲松龄

  拿云手段只堪哀,笔底惊雷济世怀。

  深意从来谁会得,人间依旧戏聊斋。

  韦评:前二句咏人贴切,后二句古今对比,便成感慨,其中当有“深意”。


  落花人

  有感当前某地教育不公兼怜蒲留仙公

  平生孤愤奈何多,偃蹇尧阶总耐磨。

  今若留仙朝魏阙,报名西部稳登科。

  韦评:角度新颖,古今对比,以戏谑之词发感慨,亦能使当事之人泪奔。盖天下之事有变异,而古今之理未尝变异也。


  省吾斋主人

  蒲松龄

  百试归来意转疏,深灯夜夜写妖狐。

  荒唐满纸凭谁省,此日人间道已孤。

  韦评:擅取场景,写实功夫给力。末二句感叹,虽非首发,用在此处犹贴切。


  梅点点

  蒲松龄

  若幻非真未可知,花妖鬼魅负情痴。

  灯昏冷到人间夜,故事些些已入诗。

  韦评:其佳处在轻松淡雅,词句中有情味。其弊在未能具体、深刻。


  月浅灯深

  咏蒲松龄

  人共聊斋老,坟头鬼读诗。

  星沉云雨至,梦浅魅狐痴。

  衙座卧狼狈,闱轩竖棘篱。

  书成堪醒世,掩卷自惊奇。

  韦评:气象古质沉郁,意象在李长吉秋坟鬼唱鲍家诗后,蒲松龄聊斋前。记叙偏多,如再加入独特感慨则更佳。


  林看云

  夏夜怀蒲松龄

  异文堪讽世,聊以刺沉疴。

  落笔情犹赤,经年鬓已皤。

  风清花月好,天暗鬼狐多。

  树影当窗乱,屏前数烛蛾。

  韦评:以写景胜。后三句可谓情景历历在眼前,并切夏夜,故不隔;如前三句,用在大多数批判文学家亦可,非独特感,故隔;第四句恐非事实,纯属臆测,不可取;第五句纯属为对仗拼凑而成。


  李江湖

  夜读聊斋二首

  其一

  冷纸泛萤光。三更读小字。

  不是鬼狐言,皆是人间事。

  其二

  红尘空白首,秋风钝秀才。

  欲说还未说,小倩穿壁来。

  韦评:二首应付之作,未下功夫。其一后二句直白,无余味,人人能道,无新意。其二前二句立意取景尚可,惟“钝”字炼太过,生硬。后二句与今人谢良坤先生“点烟小坐彤云里,辛十四娘穿壁来”句雷同,且不如谢诗浑妙。


  狐公子

  夜读聊斋

  梦雨飘灯后,殊尔辩有无。

  言之俱姑妄,听者亦何愚。

  蹀躞逐野马,魍魉惊相呼。

  萧瑟十方界,落落赤灵符。

  我歌聊志异,我舞影不孤。

  集腋成裘录,蓬头一臞儒。

  秋萤飞春草,韶华逝隙驹。

  浮白酌幽愤,天道安敢诬。

  腐骨粲青火,众生竟皆辜。

  寄托意弥苦,寒檠画妖狐。

  韦评:古诗有章法,有句法。格调在唐宋之间,立意能托聊斋而言外。“竟皆辜”三字未稳,其余皆妙。


  红泥小炉

  鹧鸪天·咏蒲松龄

  笔底多情唯鬼狐,平生大用岂真儒。经纶闲织三千影,心事深藏一部书。

  新睡觉,一灯孤。窗前梦里尽呜呜。荒唐纸上仙灵诉,似有悲声听也无。

  韦评:起拍论述得体,对仗句工稳。惟尾句偏远,未能升华雄起,故稍嫌纤弱。


  浅斟低唱(张惠中)

  贺新郎·步秋水轩唱和韵咏蒲松龄

  读破书千卷,把胸中、词兵字将,自由驱遣。中罢三元方年少,仰看天河星炫。又岂料、身羁重茧。西席生涯磨瘦骨,笑当年、却道沧溟浅。瞳不画,翼难展。

  人生何必功名显。柳泉边、搜奇志异,说圆论扁。几盏粗茶邀客至,听取鬼狐鸡犬。得意处、牢愁放免。五百篇章传后世,到如今、故事翻新典。叹咄咄,不暇剪。

  韦评:词体气象宏大,然作者能尽精微,前后拉杂,充之方方面面,叙述完备,故整体架构完美。有内容,不空洞口号。


  天涯剑客

  水龙吟·蒲松龄

  平生冷眼人间事,穿纸背、悲情绕。贫寒仗义,花狐情重,衔环结草。偏爱搜神,喜人谈鬼,悲极还笑。任清茶渐冷,门庭寂寞,素笺短、留残照。

  笔墨耕耘几度,夜深沉、晓寒料峭。孤标落魄,奇才难遇,应凭谁道。瑟瑟萧斋,泠泠冰案,愤书怀抱。叹茫茫尘世,山长水远云飘渺。

  韦评:流转跌宕,章法自然,无多挂碍。其弊过于空疏,稍加质实些更佳。


  花山子

  永遇乐·蒲松龄

  椽笔狂风,泣神惊鬼,消遣胸块。慧业文心,雄才异略,七秩寒窗耐。残床破鼎,粟瓶屡罄,未负此生书债。料常思、封侯将相,鹿鸣宴饮豪迈。

  邯郸梦醒,搜奇寻趣,尽写花妖狐怪。万种痴情,千般娇媚,如许玲珑态。挑灯夤夜,雕虫朔望,幸被蒲翁记载。多年后、吾闲把卷,品评最爱。

  韦评:上片前段至“未负此生书债”句,雄豪逼人,文词质古,后三句则直露无余味矣。下片前段至“雕虫朔望”句,奇特瑰怪,循然可读。“多年后”几句稍浅俗。故词风须注意前后一致,整体谐调。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