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半亩塘乙未腊月社课:梅花

2019年02月17日 103人浏览

  浅斟低唱

  咏梅怀林逋

  一种清孤不等闲,偕妻将子隐湖山。

  春心舒展林梢上,诗思萦回云水间。

  曲径浮香香也冷,横窗曳影影难攀。

  枯寒无物堪持赠,剪雪裁冰作佩环。

  红梅

  烟封雾锁几重环,一种清孤不等闲。

  铁干横空形落落,酡容映雪色殷殷。

  愧无佳句酬神韵,若有丹霞出远山。

  大野苍凉生意少,约同松竹秀斓斑。

  对梅

  身在市廛心在山,寂寥冷艳亦相关。

  几回晤对应如是,一种清孤不等闲。

  短句吟成须发少,长宵看得月牙弯。

  风言雪吻由它去,万念于斯尽可删。

  寄梅

  旅途千里路弯弯,月下依稀似故山。

  春色已先来楚地,深情何日过秦关。

  十分卓荦超凡俗,一种清孤不等闲。

  正是江南好风景,幽蹊净扫待人还。

  送梅

  煦煦东风拂野山,温情融化水潺潺。

  方闻玉笛三声弄,已见芳郊五彩斑。

  冬日苍凉甘独领,春晖润泽任平颁。

  谈天煮酒尔曹事,一种清孤不等闲。

  点评

  何革:

  这组总体来看不错,词句通畅,气韵连贯,诗味淳厚。但个别地方仍有提升的空间,如“愧无佳句酬神韵,若有丹霞出远山”似游离形外,“春晖润泽任平颁”似显生涩。个别对仗稍宽,如“林梢”对“云水”、“须发”对“月牙”等。“它”宜作“他”。

  墨菡:

  开合有度,词意超然。愧无,若有。关联不好。


  红泥小炉

  野梅

  一种清孤不等闲,凭风吹彻玉门关。

  幺禽斜月冻香外,幽鹤冷霜花影间。

  三十三年炮药似,八千余味嚼泥般。

  由来遍地江湖恶,养就冰心梦里还。

  落梅

  当年许我雪中看,一种清孤不等闲。

  腊质风催香更胜,虬枝雪覆骨犹弯。

  骑鲸人去苞初绽,入梦笺空树已孱。

  多少情如花片子,飘零满地悴红颜。

  望梅

  邻女恋花簪绿鬟,我呵冰蕊瘦枝间。

  两心深爱本无异,一种清孤不等闲。

  待得风轻趋筚路,好教香细沁尘寰。

  养春先在心窝处,抖擞精神朝鹤班。

  梅香

  冬来梅事疏狂样,绝胜春桃李杏斓。

  腻紫肥黄羞迤逦,冰清玉洁肯连环。

  千姿热闹浑无赖,一种清孤不等闲。

  吹雪胭脂香淡淡,随风飞过小眉山。

  赠梅

  昨夜芳容随梦到,鲛绡微透泪痕潸。

  冰城九月发红萼,东沼长天鸣白鹇。

  千里搏名谙世态,十年背井度时艰。

  我今寄去梅香味,一种清孤不等闲。

  点评

  何革:

  总体梢逊,于章法尺度上欠些功夫。个别句子表意含糊,教人费解,如“三十三年炮药似”、“冰清玉洁肯连环”等。

  墨菡:

  语意稍涩,文字与章法还可练。多少情如花片子,养春先在心窝处,可再酌。


  林看云

  咏梅

  一种清孤不等闲,岂将瘦影老空山。

  虬枝铁干当风立,傲骨冰心任雪攀。

  常发寒香邀月下,早传春信到人间。

  罗浮梦里仙家客,多少情怀未可删。

  腊梅

  庭花映雪绽娇颜,一种清孤不等闲。

  腊鼓频频催岁事,冰心脉脉醒关山。

  本为寒客逢春老,宁远东君乐世艰。

  天教四时皆有梦,幽香缕缕满人间。

  红梅

  万朵胭脂颜色鲜,风华曼妙绝人寰。

  千般冷艳偏矜傲,一种清孤不等闲。

  玉宇流霞仙客至,红尘有梦好春还。

  且将花钿眉间画,欣听灵鹊语关关。

  白梅

  临波照影月弯弯,暗发幽香天地间。

  冰雪来时春有信,情怀寄处月当班。

  几多尘梦皆如此,一种清孤不等闲。

  白玉无瑕生傲骨,浮名于我岂相关。

  墨梅

  数点寒花纸上翩,幽香已共墨香环。

  春风消息无须问,尘世烟云或许删。

  我有诗心吟傲逸,谁将梦笔写痴顽。

  半帘明月流光泻,一种清孤不等闲。

  点评

  何革:

  第一首咏梅,词句、意味都很到位,但缺少新意,这也是咏梅诗最普遍的问题。其余几首,皆能根据所描写的不同对象组织材料,营造意境,手段颇为老道。“当风立、任雪攀,邀月下、到人间”处缺少变化,还可打磨。

  墨菡:

  一路精彩,红颜不让须眉。个别字还可炼。千般冷艳偏矜傲,一种清孤不等闲。意稍近。


  落花人

  病梅

  一种清孤不等闲,冷香散罢骨犹残。

  春风带雨无花讯,朗月融天有梦还。

  最忆山趺冰雪伴,难消篱内鼠鸡眠。

  可惜根脉难依我,唯把青枝向上延。

  画梅

  淋漓纸上寒风劲,一种清孤不等闲。

  笔底奇崛凭纵荡,胸中清气任流连。

  疏枝映雪枯还瘦,淡蕊迎风傲且坚。

  玉管难通和靖意,偏留半隅待红颜。

  折梅

  玉手红妆小鬓鬟,流云罗袖曳轻寒。

  千般娇态随寥寞,一种清孤不等闲。

  泪眼询花花解语,凭栏望雁雁难还。

  便折些许枝头艳,独对深宵切切谈。

  品梅

  少时不解花分品,只把谀词颂牡丹。

  壮岁方知菊耐冷,经冬唯见我犹怜。

  千枝瘦骨无人赏,一种清孤不等闲。

  阅尽炎凉心底事,将身向隅抱轻寒。

  忆梅

  海岳相逢话旧年,曾经古刹静参禅。

  风吹小径鹅毛起,雪落梅花贝叶悬。

  点点红妆偏素裹,堪堪白发绕鬓鬟。

  老来境况无多味,一种清孤不等闲。

  点评

  何革:

  写病梅而不见其病,是谓描摹不够准确、缺少形象。“冷香散罢骨犹残”,语句前后似无内在关联。“疏枝枯还瘦”可,“淡蕊傲且坚”则未必。品梅之前四句弯子绕得太大。“清孤”对“娇态”、“瘦骨”稍宽。“堪堪白发”用词似欠精准。

  墨菡:

  词意流畅,见风骨。对病梅存疑义。清孤与骨犹残。未看出关联。可惜处气脉不谐。


  挹风斋主人

  梅花

  其一

  一種清孤不等閒,隔年心事已全刪。

  徒聞北苑傳青鳥,剩憶南山傍白鷳。

  甘冷落因前世拙,太橫斜是此生頑。

  閉門偏有風聲入,起看星河夜似關。

  其二

  抱冰情緒說時艱,一種清孤不等閒。

  百事催人憐鶴老,千枝綻蕊向山環。

  小詞每自丁年續,大夢偏從子夜刪。

  浩蕩誰馴鷗萬里,客星似我未歸還。

  其三

  聞道時人愛綠鬟,幾人真個解連環。

  十年落拓愧安穩,一種清孤不等閒。

  古調於今多變雅,林泉恰好豁心顏。

  圍爐已慣通宵坐,重讀唐詩雪滿山。

  其四

  西風昨夜點朝班,多少繁華照例刪。

  處士有時真自得,放翁到老更癡頑。

  千秋格調應如是,一種清孤不等閒。

  握手黃昏天慾雪,紅泥綠蟻待人還。

  其五

  乍聽湖心冰水潺,抱琴歌者已衰顏。

  怕人攀折寒風里,許我流連林雪間。

  三十二年身未老,千零一夜夢相關。

  暗香疏影依稀辨,一種清孤不等閒。

  点评

  何革:

  一组咏梅,亦是自书心曲,写的颇见韵致,亦有很多出新的句子,如“甘冷落因前世拙,太橫斜是此生頑”、“千秋格調應如是,一種清孤不等閒”等。不足的是,从组诗来看,似乎缺少一个贯穿始终的主线。其三,如果单挑出来,似乎看不出写梅花的痕迹。

  墨菡:

  诗耐品,对仗多新意。徒聞北苑傳青鳥,剩憶南山傍白鷳。意稍近。


  海天一

  忆梅

  不同桃李混芳尘,独向空山觅此真。

  覆水流年归浅淡,履冰事业出艰辛。

  珊瑚枝画横斜影,日月光环磊落身。

  想见春风南陌上,一枝清绝更无伦。

  画梅

  檻外欣逢烂漫春,不同桃李混芳尘。

  丹心初破芙蓉冻,铁骨横皴玄武鳞。

  大彻悟飞香雪海,小清新点绛朱唇。

  江南潮起孤山顶,直扫云烟任写真。

  梦梅

  江南风色最宜人,江北风霜差可亲。

  已许清孤分冷月,不同桃李混芳尘。

  坐看星子消长夜,遥步虹霓扣玉津。

  蓦地光来天欲破,幽怀幽梦两如真。

  浣梅

  锦岁华年负此身,柔条嫩雪并天真。

  弥空花雨澄云影,遍地流光醉美人。

  只合清幽生玉树,不同桃李混芳尘。

  大千世界玲珑局,开到梅花始是春。

  送梅

  罗浮山下暂栖身,检点相思避路人。

  万种狂花销海市,一枝冰雪卜阳春。

  曾经慷慨托风雅,到底悲欢断了因。

  解释香禅明似水,不同桃李混芳尘。

  点评

  墨菡:

  笔力连绵不绝。遣词造句见功夫。

  何革:

  命意、选材、造句、取象皆见手法老辣,咏物而不粘滞,蕴含空灵之意境。不足处是中两联句式变化不够,稍嫌呆滞,如“分冷月、混芳尘”与“消长夜、扣玉津”、“澄云影、醉美人”与“生玉树、混芳尘”、“销海市、卜阳春”与“托风雅、断了因”等。


  静处如莲

  其一

  不同桃李混芳尘,独放山陵避远春。

  花信风中时卧雪,东君帐下拒称臣。

  每因国色博青眼,终向霜娥识故人。

  携手天涯自兹去,惟余诗者仰精神。

  其二

  点检前因惟自珍,不同桃李混芳尘。

  风飞寒蕊浑如雪,月满清辉恰似身。

  碎玉成泥辞一岁,何人共语话三春。

  无须遗恨回归路,如我多情遣锦鳞。

  其三

  眼青与子往来频,一岭幽香破腊新。

  独领风骚皴画阵,不同桃李混芳尘。

  谁捎白鹤瑶台信,梦断天涯羁旅人。

  遗世霜刀千万劫,端庄守我水云身。

  其四

  客路遭逢在北辰,卿卿似有语相陈。

  繁华初见抱枝老,寂寞重回数梦真。

  宁愿江湖羁瘦骨,不同桃李混芳尘。

  一方寒水清奇影,知己唯期三二人。

  其五

  一年花好在烟津,玉骨冰肌似美人。

  林逋孤山何缱绻,江南旧梦几逡巡。

  深培寄意应生果,浅种相思亦至纯。

  漫道凋零度残腊,不同桃李混芳尘。

  点评

  墨菡:

  清丽清逸,至性至情。终向霜娥识故人。终向吃力了。

  何革:

  这一组,我点评起来最为吃力。每一首、每一句都没离开梅花,但究竟写梅花的何种情态,似乎并不十分清晰,与人一种朦胧之感。与前后其他几首没有题目的组诗相比,显得视乎有些特别。对仗亦见新奇。


  一苇

  寻梅

  不同桃李混芳尘,独抱罗浮若许春。

  铁干龙鳞霜记忆,疏花仙蕊玉精神。

  飞香空谷溶溶夜,踏雪溪山踽踽人。

  白羽相随笛相伴,林边月下久逡巡。

  折梅

  开向孤山溪水滨,不同桃李混芳尘。

  攲斜简影微微皱,叆叇绯红故故匀。

  石径蜿蜒香引路,虬枝苍劲雪为邻。

  撷来数朵清芬气,相对书窗久忘身。

  对梅

  一枝虬曲窗前供,日日相看似故人。

  只向霜风舒傲骨,不同桃李混芳尘。

  瓶中水养清芬气,笔下诗摹狷介身。

  但有冰姿堪讽咏,何妨世外久为邻。

  解梅

  云与相知石做邻,溪声笛韵养精神。

  妆成玉殿非邀宠,开向深山岂避秦。

  笑并松筠斗风雪,不同桃李混芳尘。

  浮香未是传春信,一种清孤本自珍。

  忆梅

  江天混沌重飞雪,忆向深山访故人。

  石径遥遥鸦数点,禅门寂寂一枝春。

  白云空谷猿声远,孤院危峰鸟迹新。

  为问清高何至此,不同桃李混芳尘。

  点评

  墨菡:

  气息平平,文字还可炼。溶溶夜,踽踽人。微微皱,故故匀。

  何革:

  寻、折、对、解、忆,每首主旨不同,情态各异,用词贴切,意味深蕴。“妆成玉殿非邀宠,开向深山岂避秦”,真知梅者。


  花山子

  梅花

  其一

  不同桃李混芳尘,独向祁寒现此身。

  一瓣心香冰作骨,千重花影月为邻。

  孤山客去无寻处,待字云深许问春?

  自是高标尤物例,羞煞多少古今人。

  其二

  鹤子梅妻羡煞人,不同桃李混芳尘。

  依山傍水风流态,剪月裁云脱俗身。

  占断心头容与伴,横斜世外许为邻?

  枝南枝北香如雪,除却此花那是春?

  其三

  孤高遗世为酬春,坼尽寒冰胜却人。

  修到今生如满月,不同桃李混芳尘。

  几番风雪无端戏,一向年光有限身。

  浸骨清香香漫衍,低声问道许相邻?

  其四

  傲立山涯与水邻,云缠雾绕者般春。

  梅妆睡稳吟诗画,驿使难逢寄陇人。

  最爱冰心雕素影,不同桃李混芳尘。

  青烟袅袅如仙境,欲借今生渡此身。

  其五

  前生修得一梅身,若是无缘未许邻。

  独抱清怀居谷道,初开梦影荡青春。

  已参世事皆由数,莫怨真情最累人。

  打叠心痕宜傲雪,不同桃李混芳尘。

  点评

  墨菡:

  语意稍涩,文字与对仗还可炼。浸骨清香香漫衍,低声问道许相邻?不畅。

  何革:

  整体有些意味,然亦是欠缺组诗的内在脉络,故每首都在写梅,但这梅的形象特征给读者的印象并不深刻。个别对仗稍宽,“羞煞”出律,“容与伴、许为邻”稍嫌合掌。


  天涯剑客

  其一

  不同桃李混芳尘,独抱幽香独自珍。

  淡月无痕寻旧梦,清欢有意问前因。

  吟怀应对窗前雪,驰思还怜枝上新。

  逸韵高标开寂寞,漫天飞絮一枝春。

  其二

  数九寒天一处春,不同桃李混芳尘。

  凌霜不问谁能赏,绽蕊但求自本真。

  倩影临风舒澹月,寒香入画动诗人。

  幽居独处喧嚣绝,好个逍遥散淡身。

  其三

  冰魂雪魄玉精神,真个逍遥散淡身。

  纵化云烟飘广宇,不同桃李混芳尘。

  霜寒惯见凭敲骨,今古常闻可渡人。

  历尽荣枯何所系,岁寒尽处报新春。

  其四

  燃尽风华报岁春,空庭寂寂玉颜新,

  琼花逸韵凝冰骨,疏影摇香醉伊人。

  愿逐月华随逝水,不同桃李混芳尘。

  苍穹尽处香丘觅,净土一抔酬此身。

  其五

  横斜漫倚淡妆匀,雾锁霜欺亦放春。

  小径倾身迎故友,疏枝含笑向高邻。

  一声横笛吹飞雪,几度敲棋忘晓晨。

  愿得同心归寂寂,不同桃李混芳尘。

  点评

  墨菡:

  语言局促,稍觉吃力。

  何革:

  单看首首都很漂亮,合在一起则感觉意象多有重复。写组诗者多犯此病。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