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半亩塘乙未冬月社课:水仙

2019年02月17日 131人浏览

  水仙,诗词不限,诗限七绝,词限生查子或玉楼春,依《钦定词谱》。

  

  落花人

  水仙

  躲进书斋无岁月,飘零亦止一瓯波。

  自知香淡根基浅,不入淤泥怕染疴。

  弹铗室主人评:是寄盆植土之水仙也。

  牧马中原评:见诗人孤高本性,想来 “自知”最难。

  

  海天一

  水仙

  碧玉丛开雪样花,最寒时节瞰风华。

  一泓清影沉波底,摇映蓬壶幻海沙。

  弹铗室主人评:碧玉用比花枝,丛开突出花盛;雪样白洁,照应最寒时节;一泓清影沉波底,转句韵足;结句系诗人联想?果在海天一里。

  牧马中原评:转结如天光云影,虚空自照,得摩诘真传。

  

  浅斟低唱

  水仙

  移来玉蕊不沾尘,

  窗外阴霾窗内春。

  汲取心源一瓢水,

  小环境养小清新。

  弹铗室主人评:一幅水仙映衬下的闲适生活图画。

  牧马中原评:平居感慨,发诸笔端,足见诗人闲适自得。


  李江湖

  十二月三十一日题水仙花

  以水为名出水涯,

  以仙为字立仙槎。

  一年将尽一年始,

  别有澄怀赋此花。

  弹铗室主人评:以水为名、以仙为字点题;又以年终之慨“别有澄怀”所系,照应水仙。妙在“澄怀”。

  牧马中原评:前两句戏笔,不做述评。转结情景迭出,以新年感触,赋到水仙。章法上不同于其他作品的因花兴起,而是以花隐喻,故而赘述一笔。


  采铜于山

  水仙

  繁花一簇接瑶台,白石依偎水作媒。

  解佩投之于洛浦,生尘罗袜步虚来。

  弹铗室主人评:起句接瑶台说花不凡,接以白石、水点不凡花系水仙;转结用洛浦典及相关意象,于斯花最符不过,亦照起句瑶台。

  牧马中原评:又以风华取胜,末句生机无限。与前篇中“摇映蓬壶幻海沙”各得其妙。

  

  白云瑞

  水仙

  一种生涯独自凉,应无芳草妒新妆。

  寄语春风勿忘我,凌波原不减尘香。

  弹铗室主人评:前两句独自凉、应无芳草暗说水仙于冬花发及所处环境;转以寄语春风勿忘,状出依依难舍;结句又以凌波不减尘香,留下无穷余味。

  牧马中原评:笔调俊健,余音不止。“应无芳草妒新妆”别有寄托。

  

  天涯剑客:水仙

  丛丛绽放惹人怜,碧玉搔头舞绣筵。

  风定香沉如有梦,水湄河畔认前缘。

  弹铗室主人评:碧玉搔头即碧玉簪子,前鲜见用比于花;终疑簪子舞于绣筵,是否歧义;水湄、河畔重复。

  牧马中原评:起手陈句多,转结生动。


  一苇:水仙

  白玉娇容碧玉身,清姿清影两无伦。

  人间似此何能尔,石水生涯自绝尘。

  弹铗室主人评:首句切题,继写姿影婀娜,转句设问何能无伦?石水生涯再证所咏。无伦、绝尘稍近,可琢。

  牧马中原评:“石水生涯自绝尘”,诗人心性俱见。

  

  东柳

  水仙

  独抱生涯向水涯,红尘不染雪中花。

  骚人爱此玲珑玉,青眼何妨多一些。

  弹铗室主人评:起句水涯切题,继以雪中花切冬发,不着痕迹;转结只诉诗人所欣,青眼不妨多,可谓水仙“真爱”。

  牧马中原评:“青眼何妨多一些”,深刻。借爱花发言外之意、寄托之情。


  司雨客

  水仙

  与君半盏泠泠水,还我满堂滟滟春。

  道左偶逢霾雾里,怅然相对岂无因。

  弹铗室主人评:前两句应写堂中水仙,滟滟二字流露冬春之际诗人欣喜,同时切题。转结以雾霾天偶逢水仙道左,相对怅然,与之前情貌形成鲜明对比,耐品。

  牧马中原评:植水仙于当下,“道左偶逢霾雾里”,为天下人一叹。

  

  

  林看云(二首)

  玉楼春 水仙

  飘雪纷纷怜玉影,一点春心谁个省。

  风华无限踏波来,洛浦仙人冰骨冷。

  独下瑶台天地静,翠袖翩然蟾月映。

  灵根度世证清平,扰攘红尘花自醒。

  弹铗室主人评:其花多发晚冬早春,起句照应;后又以洛浦仙人作比,甚符水仙特征;独下句继描夜状,加深印象;转结翻出灵根度世,红尘自醒,神化所咏之物。

  牧马中原评:清丽浏亮,无人间烟火气。

  生查子 水仙

  日日对尘霾,已是愁生茧。

  案头供寒花,袅袅凌波缓。

  清影发奇香,对月风华展。

  多谢绿葳蕤,值此光阴转。

  弹铗室主人评:以案头所见之花,发平居之感想。

  牧马中原评:角度颇小,感怀颇大,至结尾盎然而有古意。

  

  静处如莲

  玉楼春 水仙

  寒花韵起东窗倚,微月来时开遍未。

  清香霜色两倾城,一处素心明若水。

  玉盘渐渐西方坠,荣落信风扶不起。

  何人梦醒拾罗衣,幽独相怜吾与子。

  弹铗室主人评:寒花、东窗极易使人联想菊花,且后数句水仙特征不突出,抛开题目,看作咏菊未尝不可。

  牧马中原评:两个结处大好,可与“水仙”照应。寒花、东窗等处如无铺垫照应,确实容易误会,诚如弹铗君所评。

  

  红泥小炉二首

  水仙

  灵均本是水精魂,化作花枝入玉盆。

  莫笑擎杯长醉客,不邀权贵进寒门。

  弹铗室主人评:此水仙比作屈子应合屈抱石沉沙事;擎杯于花形象,长醉客、不邀权贵又照应前句所比人物。

  牧马中原评:灵均句大佳,惜后势未能相继。

  

  玉楼春 水仙

  一擎金盏邀云月,还立西风歌白雪。

  此生长向那生寻,谁许休忘休断绝。

  簪黄一点明还灭,着翠临波愁复歇。

  娇波听说溺人多,试问我香能溺不。

  弹铗室主人评:一擎金盏,簪黄一点两起重复;临波、娇波,虽意义不同,然字亦可避重;末句先设娇波(指目光),转说花香?不知所云。

  牧马中原评:金盏邀云月,桂花也;西风歌白雪,梅花也。只“临波”二字差可点水。通篇卖大力气,惜未见水仙。

  

  花山子

  生查子 水仙

  世称水仙为“金盏银台”,吾观之差拟自斟自饮自娱也。

  水边月下斜,闲弄三更影。不着一尘埃,欲证菩提镜。

  为谁香阵成,浅白深黄映。独饮露华浓,未觉霓裳冷。

  弹铗室主人评:水边月下,三更弄影,起句不俗;接以不着尘埃,证菩提镜为说;又从花香、颜色说;结句以独饮突孤高,霓裳显华贵。

  牧马中原评:上片得仙味,下片得诗趣。“独饮露华浓,未觉霓裳冷。”遥遥与小序照应,可见法度。

  

  韦树定

  生查子 水仙

  让水面孤高,让石头联想。是那淡妆痕,是那愁模样。

  清白不能留,请把侬安葬。从此勿相思,从此长相忘。

  弹铗室主人评:精于安排,明白流畅。水面孤高、石头联想引出是花;淡妆痕、愁模样固惹人怜;又道清白难留,把侬安葬,不免心折。如此美人,争不相思?焉能相忘!

  牧马中原评:用语新奇现代,“让” “是那” “从此”重沓连用,以语感取胜。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