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半亩塘戊戌正月社课:麻雀

2019年02月17日 79人浏览

  主题:麻雀

  诗限五律或五古,词限南歌子

  截稿日期:正月底

  收稿:林看云

  点评:李江湖

  

  静处如莲

  南歌子

  有友办公室窗外栖息一双猫头鹰母子。春来冬往数载矣。复忆旧居有阳台,春日尝有麻雀驻足嬉戏。诗社作业南歌子麻雀久催未成,今衍成一阙。

  著我新花祆,还凭旧赤栏。谁家初上白纱帘。探脑伸头忽定、入神看。

  人去方成静,光流恍如烟。多情相伴在尘寰。可羡高飞云雀、到天边。

  评:写麻雀偏写忆中景象,立意颇佳。题目徐徐陈述,不急不缓,足当小序看,亦不使后文突兀。上片落笔空灵,形神兼备,时光流转,代入感强。下片转入抒情,气息稍促。

  

  红泥小炉

  南歌子 麻雀

  翠藓堆蓝处,黄芦映月时。翩翻闲翅踏云枝。料是人间春浅,补参差。

  名作乡人想,身兼五腹思。知音何患少人知。一树音符摇曳,倩谁词。

  评:翠藓、黄芦、闲翅、云枝,用词典雅、色彩明艳,却不甚合“麻雀”给人的小、灰、野、气性大、适应力强的特征。下片议论,略嫌空泛。

  

  一苇

  南歌子 过老屋

  烟霭生村屋,槐花映落晖。无人水岸柳丝垂。阿母倚门长短、唤儿归。

  旧梦凭谁驻,乡音久已违。当年点滴任风吹。忽起一蓬麻雀、漫天飞。

  评:起手工稳,蓄势待发,两个结有声有色。尤喜“忽起一蓬麻雀、漫天飞”,状难写之景无在目前,画面感强,亦多动态,读来神往,教人顿起思乡之感。

  

  赵镇南

  南歌子

  雨夜销春霁,山溪浣晓岚。深林野舍卷青帘,惊起两三麻雀、跃房檐。

  乐蜀安羁旅,忘霜染鬓髯。将身移步掸衣衫,且固前行心念、莫迟贪。

  评:似诉平生抱负,惜无题目,少了背景可供参看。下片多立志语,非是不好,不是词家语。

  

  天涯剑客

  南歌子 麻雀

  含翠苍山远,扶风细柳扬。凝神不语醉花香。看取玉兰枝上、立斜阳。

  粒米常知足,破草亦故乡。一方天地任翱翔。幸觅春光如许、不空忙。

  评:寓情于景,夹叙夹议,颇合南歌子体度。“粒米常知足,破草亦故乡”,句句是麻雀,句句又说人,好!又,凝神、一方二句稍嫌直白了些。

  

  张惠中

  南柯子  麻雀

  敛翼逃罗网,别枝惊弩弦。茅檐瓦穴感维艰。依旧喳喳嬉闹、竞喧阗。

  无命云霄上,安心蓬草间。翱翔数仞意翩翩,不羡鲲鹏万里、觅仙山。

  评:上片惊魂未定,下片忽转闲适格调,稍有不协。

  

  流云

  南歌子

  月色回廊暗,晨光入阁明。偏相思好梦堪惊。枕上犹闻双雀,唤声声。

  好景随春逝,娇花落地轻。万般往事任飘零。自此无心人个,不生情。

  评:词心细腻如此。又,从言情的角度来说,“双雀”不若“双鹊”更合传统。

  

  司雨客

  南歌子 老宅麻雀

  别后门长锁,归来灶未烟。一竿红日上花砖。忽听几声雀语、在梁椽。

  高铁何时过,咱们得拆迁。有些故事太狂癫。墙角竹筛犹在,满尘斑。

  评:本次作业中讽刺最直接的一首。“高铁”、“拆迁”是新语入词、“咱们”是口语入词,“太狂颠”是诗语入词。但现实已然狂癫,写法亦无妨狂癫。

  

  问花笑谁

  夏日

  午时石凳热难依,初放荷花杏子肥。

  一片浓浓树阴里,久看老雀带雏飞。

  评:前三句如画,第四句深情。三句衬一句,烘云托月之法。整首诗亦清新可诵。

  

  白云瑞

  春日小憩

  日影迟迟枕上移,深庭花草渐成蹊。

  雀儿不恤春眠客,早占新枝自在啼。

  评:闲愁而已。


  詹海林

  麻雀

  翩翩麻雀子,觅食必成群。

  夏掠蝉鸣稻,秋穿雁字云。

  居家徒四壁,哺稚爱无垠。

  富贵非心愿,欣欣迎夕曛。

  评:二联颇见巧思。后半吃力。


  王海亮

  麻雀

  不随候鸟去,自守旧园田。

  羽色浑如土,喧声可破天。

  团身栖井树,乱影没炊烟。

  恋恋夕阳晚,飞归老屋檐。

  评:二联巧,三联妙。一幅温馨的乡村晚景。


  白云瑞

  周末晚起

  周末浑无事,神游又几遭。

  枕移日色缓,帘卷雀声高。

  阿堵终难舍,浮名似可逃。

  卧看窗外柳,初绿两三条。

  评:仍是闲愁。


  王星雨

  废宅见雀群

  傍檐巢穴小,可以寄微躯。

  荒宅无糠秕,疏篱有旧徒。

  每忧鹰隼击,常恐网罗须。

  偶向林间歇,韩嫣别射珠。

  评:裁剪细微,别有寄意。又,取法义山,用力痕迹稍重。


  梅点点

  春日

  薄寒犹未减,花落渐无情。

  独步田园小,纷飞燕雀鸣。

  闻声人欲醉。觅迹叶初萌。

  细雨梁檐下,春风缓缓行。

  评:是春天语。二联流水而不拘泥于刻板对仗,好。


  赵镇南

  麻雀

  飞来飞复去,食谷在丘田。

  叱咤凭愁雨,逍遥寄乐天。

  亲朋多短褐,富贵两云烟。

  何谓吾凡鸟,昂扬掠屋椽。

  评:旨意不明。又,“昂扬掠屋椽”有气势,但不是麻雀。


  花山子

  旧家大门洞燕巢雀占

  只道鹊堪怜,谁知雀也癫。

  重来寻梦影,唯剩养花天。

  紫燕飞何处,新巢筑哪边?

  莫言鸠最懒,更有恨难蠲。

  评:首联打油,不是诗语。二联巧。议论泛泛,少形象化、具象化的语言。


  李江湖

  麻雀,用海天一兄韵

  远道多知己,群飞过麦田。

  逃名身在野,敛翅思冲天。

  短褐眠春雨,荒林淡暮烟。

  笑他双燕子,无赖入茅檐。


  落花人

  麻雀

  乍羽穿榱桷,戢翼寐茅丛。促鸣分曙色,夕照间长空。不侣乌衣燕,中馈饱稷虫。闾阎随高蹈,偶有步倾宫。怵惕缨繳事,恐有富贵弓。况乃服金馔,匪与肠胃通。徒做仗马态,欢宴有时穷。一旦归墟里,颉颃羽翮中。始知命有道,岂必与君同。

  评:从麻雀写到人生感悟,颇多古意。


  小雨

  麻雀与少年

  褐衣小麻雀,一日数飞来。啁啾不畏人,跃跃上阶苔。庭中少年子,相与无嫌猜。侵桌啄余粒,破梦噪榆槐。逐逐看嬉戏,倚窗复托腮。玩久还别去,怅惘仰高柯。更思长狎昵,私为张网罗。睛觑黑逾豆,触指觉砰砰。梁下置金笼,皿中盛碧粳。朝夕殷勤顾,愿闻啭语声。扑扑挣难脱,惊惶钵踏倾。翎羽光泽失,向隅不一鸣。三日绝水米,奄奄丧微生。可怜向笼外,到死目犹瞠。

  评:人与物遇,每见人性。前十句,雀之单纯,人之懵懂,宛如童话。而后怅望二字暗含情绪变化。继而挣扎哀鸣,毛血扑尘,死犹瞠目,落笔何其冷酷。以雀之小,说人性之恶,意在言外,可作寓言看。


  林看云

  黄口雀儿歌

  一宵雨淅沥,晨起沐清凉。翠叶方盈露,新花正吐芳。鸟鸣高树上,犬吠石阶旁。黄口雀儿小,扑腾且仓惶。驱犬忙拾起,原来一足伤。携其急归去,门后居纸箱。小犬常窥视,每思入口尝。且将其遣走,方能喂米粮。一次塞其口,再次已闻香。三次自啄食,立我指尖望。本为怜其幼,呵护复安康。有伤足不稳,欲飞难久长。近日须行远,托夫不肯帮。若怜反成害,不若使归乡。双手托窗外,振翅向朝阳。祝其伤早复,自由树间翔。伫立窗前久,久久意茫茫。天外云变幻,万物转沧桑。自因难放下,记之已成章。

  注:拾得受伤雀儿,养数日后放飞,为之记。

  评:行文流畅,深情款款。好诗!以雀之际遇,说诗人之大关怀,能给人以向上向美之感动。又,可与《麻雀与少年》对照看,前篇给人以思考,此篇给人以希望。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