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半亩塘丁酉十月社课:书蠹

2019年02月17日 73人浏览

  本期主题:书蠹,限古风。

  共收录 十四人古风作品十四首 。

  收稿:静处如莲

  点评:韦散木


  詹海林

  书蠹

  生逢文革始,四旧一扫清。吾有知青叔,留书启海程。总角初识字,开卷惑双睛。化作蛀蠧子,力耕意方明。入迷竟忘食,经霜不知瀴。阿父撕黄卷,泪珠如雨倾。阿母扬?鞭,血痕列纵横。为伊犹未悔,搜寻日日行。借得连环画,祖父亦欢评。择业颇多折,中道耕书城。光阴又十载,艺树任枯荣。老大念青涩,铬记爱书情。

  散木评

  平生概括,以忆少年嗜书事写之。

  整体流畅平淡,惜缺乏精彩词句与亮点。

  另,“力耕意方明。中道耕书城。”二句表达不准确,凑韵。蛀蠧子如何能耕?城如何能耕?若云耕书田尚可。作者本意应是以:“化作蛀蠧子,力耕意方明。”为一层;写人变蠧,“入迷竟忘食,经霜不知瀴。”又单独一层,从蠧跳为人去写。每二句一层意思。然读者未必理解。

  如按正常写法,自“化作蛀蠧子”至“艺树任枯荣”,皆是已变为蠧后之经历与感想。当借鉴卡夫卡《变形记》手法写之。

  故曰,“入迷竟忘食”,此句便不合理。蠹本以食书中字为生,此处当承接前二句,当是要发奋读书之义,于蠹言之,则饱食书中字才是发奋读书。何以忘食?蠹忘食,则饥死,则比喻忘读书,故曰本末颠倒,中间章法稍杂乱。

  如此,则择业、艺树与蠹亦无紧密联系,又不贴切。

  铬记二字生造。


  静处如莲

  书蠧

  吾有昔年友,寄居京城久。木讷不擅辞,家室皆乌有。谋职图书馆,日夜与书守。来往借书人,世间均美丑。唯有独行者,憔悴一老叟。开门尔即来,日斜方回走。久处成旧识,交目一颌首。偶有不见时,再见如衰柳。相见不相问,命运缄其口。世人皆过客,世事如苍狗。

  散木评

  起法独特,以昔年友叙事引入,再叙述老叟事,二者交目知会。

  末六句单看论述,极其精彩。然离题稍远矣,且结尾过草率,以至于破坏故事完整性。

  个别字未稳妥。

  如“木讷不擅辞”,宜作:木讷不擅言。“世间均美丑”宜作:曷(不)论美与丑。“唯有独行者”,宜作:其中独行者。“开门尔即来”,宜作:开门叟即来。

  作者可仔细推敲。


  司雨客

  蠹

  破卷寻常事,平生爱旧编。腹缄夫子句,口纳祖师禅。食古偏能化,奇猷瓜瓞传。此中真意趣,未可向人宣。

  散木评

  社课体裁本限古体,此诗为五律,作者未注意。

  然整体流转自如,且有妙句,庶可入佳作之列。

  起联以旧编入手,正题;

  颔联承写蠹与旧编内容,顺接得体;

  颈联“食古偏能化”句,转入蠹之生理性状,与读书人之习气紧密联合,此句最妙。“奇猷瓜瓞传”,此句稍偏,对仗欠工。

  尾联以蠹之口吻言读书趣味,不可向人言,颇为巧妙得体。


  花山子

  书蠹

  我在水边生,门外杨柳横。相依阿公住,少小顽且萌。老大有所悟,读书伴月明。若闻好词句,心欢身也轻。若遇文章妙,默背到三更。屡忘还屡背,自嘲困书城。蒲柳人常笑,发染霜不惊。何求莫相问,谁见木鸡鸣。有舍也有得,我言类品羹。许是命中数,灯下细细耕。

  散木评

  平铺直叙,缺乏细节特写。

  另,“心欢身也轻”,“有舍也有得”,用词稍俗白,与其余句不谐调。“我言类品羹”,“灯下细细耕”,凑韵。

  整体较平庸,缺乏亮点。


  林看云

  读书

  幼时本家贫,惟书是所念。不思着新衫,不思食丰馔。课上每偷翻,如厕犹把卷。雅者经史集,俗者怪力乱。求知囫囵吞,积年架上满。从师业有成,薪资尚可看。往来公务多,日夕纷繁惯。少年干禄利,中岁趋仕宦。岁月未肯留,人生已过半。百事俱已明,神疲体不健。检视故诗书,病累皆消散。始信古人言,读书解忧患。前夕怀寇公,旧刊得数件。罅间藏蠹鱼,悠悠光阴转。我诚鱼不如,职责犹羁绊。人多慕浮华,吾与书相恋。还需待十载,与书老为伴。

  散木评

  运笔从容不迫,整篇古朴得体。

  起二句开门见山,点题领出。

  第三句至八句,用对仗,开势如破竹。

  第十一句至二十句转入成年工作事,笔锋转折,句稍冗。

  第二十一至二十四句,再转入诗书解忧消疲倦之论,再点题。

  第二十五句至二十八句再转入寇公赠刊事,而引出下文“我不如蠹鱼”之论,间架结构最妙,如打太极拳,一环扣一环,推演相生。

  本可推入化境,惜结尾稍平庸,未能尽善尽美。


  赵镇南

  书蠹

  年少喜读书,家贫无以付。邻家有高阁,汗牛充栋库。怯怯借无由,垂涎唯思慕。一梦效庄周,投身化书蠹。万卷书中游,款款轻移步。东橱多汗青,西柜为辞赋。可怜生蒙尘,被做裝门铺。幸有小衣鱼,从此春秋度。贪读夜挑灯,物我两难顾。入神忽火燃,惶惶愁无路。万卷化飞烟,高阁付一炷。惊梦醒依稀,余悸悄无诉。知识海无涯,冥顽始开悟。逝月伴流年,仍有好书愫。精神世界丰,此生方不误。唯愿天下人,家藏诗书富。

  散木评

  虚实结合,手法奇特。

  叙述流畅,章法分明。

  第一句至六句实起,言邻家书阁事;第七句至“高阁付一炷”句转为虚幻梦境,中有波澜开合,蔚为可观;“惊梦醒依稀”句至“仍有好书愫”句,又转入实境。

  末四句结尾转虚,总作感慨及设想。末句稍浅俗。

  个别字句未稳妥,“可怜生蒙尘”,宜作:可怜渐蒙尘。


  海天一

  蠹

  前世不读书,今生罚作蠹。食得千古文,牢骚仍如故。世路倍艰辛,文字多无趣。仁义味近酸,史哲味偏苦。丹方血气腥,道德真茹素。时文花样多,无由分好恶。一夕秋渐凉,一朝春又暮。啃尽百家诗,幡然感所遇。依旧可怜虫,大道坠云雾。黄粱一梦深,欲返无津渡。翻笑梦中人,一生不得悟。

  散木评

  整体流畅自然,一气贯通。章法开合不紧不慢,论述合理。

  起句至“文字多无趣”句,总引出,但上下句之间又有小转折,颇见手法。“仁义”句至“无由分好恶”句,承接上句之义,笔势大开, 用五类事物开阐述前旨。“一夕”句至“欲返无津渡”句转写蠹为可怜虫,颇切题。

  末二句对比有趣,意味深长。


  一苇

  书蠹

  幸得生盛世,无能亦不死。无聊且读书,架上多故纸。故纸不常翻,纸中竟居子。俯仰众先贤,出入皆经史。日夕浸典坟,此中有悲喜。何用问沧桑,秦汉置不理。对子我大惭,生涯徒迤逦。大块何其宽,碧落何其美。我生天地间,直如一蝼蚁。物欲岂能穷,浮生亦短矣。何不畅所欲,引子为知己。却笑黄金屋,于我如敝履。

  散木评

  词句推比而下,气足神完,极其顺畅!

  惟前三句引起稍弱,往下至“俯仰众先贤”句始振起,则其味变佳,末尾愈妙!“我生天地间”至“于我如敝履”末八句,真为洒脱畅快,允为神来之手笔也!


  木雁

  书蠹

  自困书城乐其中,为榻为枕总从容。登临披阅气如虹,歌哭原不与人同。万卷充栋从头读,来寻其中颜如玉。邺架巡回路已熟,断编破卷犹未足。金屋玉颜无从见,谁料世上沧桑换。卷帙微缩电子版,神疲力衰难为饭。而今回首意如何,旧时文典尽错讹。自笑終朝书丛过,赢得满腹浆糊多。

  散木评

  七古其体以纵横腾挪为妙,句法则松紧结合为佳。此诗句法多疏松,七绝句法如此尚可,七古则非。

  押韵稍板滞,且第三句可不必押韵,甚者换韵之首句亦不必入韵。

  前半部铺叙稍平,末句有趣。


  安洪波

  题书蠹作社课限古风以自嘲

  韩非五蠹有书蠹,只纳于言不敏行。不通生计和算计,不懂人情和世情。自号读书千万卷,不曾半卷署高名。虫言钱癖如传癖,致用怜君何太急。左手蟹螯右手杯,痩蛟跳舞凤凰泣。心流时刻是诗书,日月白驹轻过隙。小子瞠然无以对:流连戏蝶甘自退。我听令德识其真,与尔朝菌和夕晦!

  散木评

  字句不紧致,句子太疏松则易流俗,乃至堕为顺口溜、莲花落。

  如“不通生计和算计,不懂人情和世情”。“心流时刻是诗书,与尔朝菌和夕晦!”则非诗之语言。学古诗者不可不察也!

  此诗惟首二句,起得甚好!往后则杂乱不知所言,与题多不符。


  李伟亮

  病中读《人类简史》兼写书蠹

  少小不识汝,唤作白蜈蚣。通身触手滑,游走旧厨中。一别汝经年,已是天涯客。糊口计尚拙,购书却成癖。书来汝即来,相逢恍如昨。蓦地隐书丛,从容有所获。万卷汝先尝,饱睡向南牆。老杜邀白也,举杯歌大唐。大唐兴,大唐亡。兴亡只在一瞬间。瞬间万年史,史前更荒蛮。汝生于何载?进化逃纷争。见证恐龙死,见证智人生。智人生,创上帝。宗教战争和货币。上帝封汝口,万物遂成谜。知书不注汝,是汝注书多。文明百年尔,前路正滂沱。

  散木评

  此诗立意立论皆好!

  起前四句用李白《古朗月行》手法,一别四句转折,书来四句点题《人类简史》书。“老杜邀白也,舉杯歌大唐”。此二句突兀,且不合逻辑。“大唐興,大唐亡。興亡只在一瞬間”。此类句式不宜放入五言中。

  古人五言诗,则以五言为主,尽量五言到底,不可加入杂言。七言古诗与杂言诗,其实以七言为主,如用五言,只在首尾数句点缀而已,五言句不能超过七言句数。古人体例如此,应与古代书简排版句读有关。

  末六句论述可观,结句意味深长。

  另,诗中未见作者写及病中情况,故制题与作诗须谨慎。


  白雨

  书蠹

  久雨晴方好,当窗散旧编。行迹发难遁,一喏招来前:尔腹一何狭,尔目一何偏。咬字尽囫囵,断章取残篇。盗名既已甚,况乃欺圣贤。慎勿灾吾书,速速去且捐!闻言再触须,意态俱豁然:见诘讵敢辞,虫性宁无愆。君不见世间爱书者,架上垂垂蛛网悬。购藏必充栋,批卷睫缠绵。数载指懒拈,辍箸弃盛筵。兴至偶然成记诵,辄复沾沾向人宣。或闻信书者,直如跑马田。心神付布染,反掌色即迁。诸般亦寻常,势难苛其全。何为读书故,反坐井中天?不才居微末,帙食寿得延。但乞裹口腹,孜孜意自专。强似书海里,几多逆水船!

  散木评

  其病与上一首同。

  此诗最好五言到底。尤其是不换韵者,一般古诗以整齐字句到底,如五古则更不可加入杂言。

  此诗想象丰富奇特,手法反复对峙,是其长处。

  用词间有不稳。


  落花人

  书蠹步韵何敬宗赠张华一首

  旧帙香未泯,缣缃卷常舒。中见君游罅,时与华签俱。经行汉营纛,观瞻上苑敷。足下凌魏阙,趋避有衡庐。大贤随高拱,痌瘝竟存无。委蜕行自在,容膝安可摹。视君一何久,回首万家墟。心中冰炭在,天地不成书。营营莫可忘,行止愧踌躇。不为角巾客,可做濠上鱼。

  散木评

  起数句华古流丽,有魏晋六朝遗风。

  往后振起雄浑洒脱,直接汉唐。取法高古,又能广博渊远,有气象焉!

  “上苑敷”一句稍嫌凑韵。“可做濠上鱼”,宜作:可作濠上鱼。


  流云

  书蠹有怀

  入职二十载,光阴太匆匆。埋头不谙世,哪知逢与迎。小人攀上位,谁论业競競。世道皆如此,拍马与人情。四十方看透,彷徨何所从。怀持真秉性,自忖难变更。夜问匣中剑,何必鸣不平。一卷捧在手,管它夏和冬。山水诗中丽,雅趣文苑生。利名无羁绊,本真且从容。只要心不违,愿做一蠹虫。

  散木评

  整体稍嫌平淡,章法无大波澜,手段稍简浅,文字稍俗白。

  “谁论业競競”是否为:谁论业兢兢?

  另,押韵稍宽。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