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半亩塘丁酉六月社课:蚊子

2019年02月17日 82人浏览

  本期主题:蚊子

  共收录十人诗作十五首 。

  收稿、点评:白雨幽窗、司雨客

  

  方竹

  淀蚊散句

  一叶扁舟野淀行,收楫闲卧到苇清。

  昨宵诗债今朝雨,犹有蚊雷足际生。

  点评:白洋淀的蚊子,个儿大,黑花儿,毒性烈,隔着衣服照咬不误。去年相会白洋淀,不少人身挂红色勋章而回。今朝白雨女史讨“蚊诗”之债,犹令方竹兄脚下蚊声如雷,可见被淀里的蚊子祸祸的不轻。那么,疑问来了,还敢随我们淀中“收楫闲卧”否?到苇清三字有些难解。

  

  詹海林

  夏夜遇蝙蝠吃蚊子

  薄暮村前蝙蝠飞,来来去去织斜晖。

  剪除蚊蚋净三界,留下诗心浴月归。

  点评:日本《俳句辞典》中说:“无论在都会或乡村,薄暮的景色与蝙蝠都相调和,但热闹杂沓的地方其调和之度较薄。大路不如行人稀少的小路,都市不如寂静的小城,更密切地适合。”蝙蝠飞舞,很符合诗人敏感的心。消除蚊蚋,让诗人(或世人)可以自由自在地穿行在月色里,便是作者的梦想。感觉气息略浮,尚可雕琢。 ??除蚊蚋净三界,留下诗心浴月归。

  

  静处如莲

  夜有蚊

  长夜漫漫蚊一只,倒颠时序早春时。

  陡然惊破华胥梦,梦有鸿鹄落碧枝。

  点评:“陡然惊破华胥梦,梦有鸿鹄落碧枝。”这一联回环流畅,连用华胥梦、鸿鹄二典,足已看出作者志在高远。或者,作者在华胥仙梦里,把那只落在臂上吸血的蚊子,幻作了一只从天而落的鸿鹄?略觉首句铺陈不力,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与后联“陡然”二字相冲。

  

  省吾

  蚊子

  汝飢奉吾身。汝死流吾血。

  煩請飽餐後。仙音暫為歇。

  点评:蚊子咬人也就罢了,边咬人边挑肥捡瘦的嗡嗡乱叫,实在让人难当。扰人清梦,罪莫大焉。但不知省吾兄首句的奉字是无奈的奉还是主动的奉,若是主动,奉完趁它吃罢饱涨难飞时一掌拍死它,哪怕流点自己的血,以后也可以不须低头烦请了。三句尾字若为平声,似乎更好些。

  

  东柳

  蚊

  未绣鸳鸯巧用针,多情为你总追寻。

  夜来轻唱催眠曲,千古销魂一吻深。

  点评:东柳兄诗句每多巧思,与别个不同。只是如此深情,不是人人都可以消受得起的。不行,再读一遍,忽然觉得身上发麻。诗意是真的新,但怎么也觉得美不起来。难道是我对蚊子成见太深?

  

  落花人

  蚊子

  纷纷鼓翅欲成雷,甫入厅堂可漫帷。

  合掌燃香非问道,只求好梦续还回。

  点评:燃香非问道,这个点落花兄抓得有趣,整首诗也就有了灵性,让人一看就能记住。只是尾句记得落花兄开始写的是“只求好梦续一回”,现在改成“续还回”,虽然合了平仄,却总觉得拗口。 续还回。

  

  王海亮

  蚊子

  已惯人间生死场,贴身肉搏逞豪强。

  一针可破皮囊厚,任尔包装与假装。

  点评:一直觉得海亮兄是温文尔雅的,没想到写起讽刺诗来也是一针见血,锋芒独具。对于这只善于撕下伪善者假面具的蚊子,我还真是打破惯例,觉得挺喜欢呢。

  

  一苇

  蚊

  先聚雷声作警声,红包事了每留名。

  世间蝇虎同嗜血,盗道于今长不行。

  评:不愧是白洋淀边的,诸人眼中的洪水猛兽,在一苇兄眼中却还是有道之盗。来前聚雷声,去后留红包,好吧,我们祈祷一苇兄多收些红包吧。当然,诗也是好的。

  

  木雁

  驱蚊谣

  嗡嗡长夜事长歌,挥去还来奈若何。

  莫怨老夫悭吝极,只缘膏血苦无多。

  点评:木雁老师的诗稳健清新,小中见大,充满了人文关怀,如其名句“煤中多少人尸骨,铲到炉前不忍填”。此诗依旧保持了这个风格,只是更加含蓄。“只缘膏血苦无多”,说尽饱受蚊蝇之苦的百姓之辛酸无奈。赞一个。

  

  梅点点

  蚊子

  腾身轻若絮,噬血有贪心。

  长夏偏于夜,嗡嗡作浪吟。

  点评:本诗中规中矩,颇得五绝章法,先写蚊子之形,复写蚊子之性,末两句写蚊子之行径,给蚊子画了一个整体的画像。或许是五绝字数太少,本诗也并没有翻出作者自己独特的味道。

  

  红泥小炉

  蚊子

  饮清露者非君子,吮血或为慈母痴。

  早料近人惟一死,但悲不及诲幺儿

  点评:小炉作为一个年轻的母亲,似乎总爱以慈和的眼光看待世间生灵。她说被诗人讴歌的蝉与被人痛恨的蚊并没有本质区别,蚊子吸血只是为了养育后代。末两句更是把蚊子拔高到伟大的程度——想法不错。只是蚊子似乎从来就没有诲幺儿的习性,所以这句话就让人觉得落不到实处。这个“慈母”就显的虚浮。

  

  赵镇楠

  蚊子

  悠闲坐一隅,羽扇紫砂壶。

  覆我纱罗帐,观它枉费途。

  嘤嘤何足笑,碌碌待时诛。

  君子安身道,从来拒佞诬。

  点评:镇楠兄是真有大定力者,颇似古之高人隐士。不过,你有蚊帐,便放纵那蚊虫。时未诛其之前,我辈无蚊帐者其奈之何?当然,诗是好的。

  

  白云瑞

  夏夜闻蚊

  难向蛛丝卜旧踪,枕边消受五更风。

  每矜醉目含秋水,却乏寒冰启夏虫。

  凉簟闻雷天不语,倦身缚梦月当空。

  忽思万里晨昏尽,漫抚苍然一点红。

  点评:小白这个七绝圣手在大家都写绝句的时候突然改了律诗,真是不走寻常路的典范。小小一点红,在小白的笔下,横亘万载,纵达八荒,怎么让我有种错觉,你抚的不是蚊子咬的包,而是大师给点的戒疤呢?

  

  花山子

  蚊子

  蝇营狗苟化为精,车裂凌迟恨不平。

  高挂轻纱避虫咬,沉嗡贯耳到天明。

  几番斗智难消灭,未改贪心持续鸣。

  狠拍猛抡终死去,悔之晚矣永无生。

  年年除害年年有,造物多情是少情?

  点评:花山子这诗,首二句如狂风暴雨,末二句似大吕黄钟,很是不错。可惜中间三联笔力与气势未能连贯,如“悔之晚矣永无生”之语,颇堪斟酌。

  

  红泥小炉

  与蚊说

  五月中宵坐到明,时闻幽处响喧腾。欲寻欲扑无从处,不扑奈何扰儿宁。扰儿宁,恨丛生,坐起掌风到五更。孤星一点天如海,充耳营营意不平:知汝哺儿艰,饮血以偷生,身已樱颗重,缠绵竟不停!我亦为人母,亦有心头肉,眠忧梦不足,醒诲莫贪渎。为儿鼻息匀,忍汝不开灯。且膏我血去,休复苦嘤嘤。

  点评:这首论才气或不如前首,但气势足,情感真,虽未必实有其事,但末四句“为儿鼻息匀,忍汝不开灯。且膏我血去,休复苦嘤嘤”却是天下母亲的共同心理,让人读之动容。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