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社课 > 正文

半亩塘乙未十月社课:雪花

2019年02月17日 112人浏览

  十月社课:雪花,七律,不允许犯题字。

  

  浅斟低唱

  雪

  风鼓云旗撼太清,频挥白羽压重城。

  敢令上苑浮华减,若使野畴沟壑平。

  身世一如蓬起落,江山几许玉晶莹。

  书生怀抱冰霜节,辗转忧天梦不成。

  采铜于山:著一“撼”字而境界全开,颔联亦稳切,“敢令”句颇为深沉,惜前有先声,后无余势。

  南山问禅:首、颔两联落笔开阔,刚健有力。自颈联起境界渐小,结句扣在辗转难眠上,有损气格。


  林看云

  雪夜围炉饮酒送友人

  玉蝶纷纷匝地飞,清寒绕室透帘微。

  翻将炉上熊熊火,化作杯中点点辉。

  瑞气千条催骥路,红尘半世赴戎机。

  我今借取瑶台种,一曲新歌舞白衣。

  采铜于山:中间二联对仗较工,言辞恳切,暖人心肠。末一句在景而不在人,稍偏主旨,微、辉皆有趁韵之嫌。

  南山问禅:首联点出夜雪,用词典雅,造句工巧。颔联二句颇显匠心,以炉火、杯酒巧妙地烘托出围炉饮酒的夜宴场面。窃以为颈联大可更进一层,驰骋经典,慨想古今,此处回头再扣着夜雪写送别,做的太实反而有些不美。


  采铜于山

  雪意

  滞愁巴蜀几经年,又值寒英吹朔边。

  一尺才盈伊阙帐,三更便下剡溪船。

  翻非石竹蒙尘地,乍是瓶梅坠玉天。

  鸿爪偶留阶未扫,独依丙舍作龙眠。

  海天一:娓娓道来,如见。连用数典而不觉繁复,情味在也,旷然出尘。由滞愁经年之低起,到鸿爪龙眠之高结,足见高怀雅致。整首以格调胜。惟影像过多,尤其石竹瓶梅句稍费解。

  南山问禅:雪意一诗冲淡典雅,造句精工,可称佳作。颈联以石竹、瓶梅为喻,择象清奇而又不失格调,其中“乍是瓶梅坠玉天”句,读之再三,尤有“思与境偕”之感。尾联以雪庐高卧作结,余韵悠悠,见胸襟情志,亦值得称道。惟首联言及经年滞蜀,则朔边寒英,干卿何事,兼之铺述平平,或有可商榷处。

  李江湖:气格高古,雪意苍茫。


  花山子

  雪花

  苍穹暗淡北风威,湿粉狂翻乱扑扉。

  疑似玉龙争斗罢,空留鳞甲自由飞。

  何人咏絮吴盐拟,劳我张灯美梦违。

  世界茫茫皆白色,当歌壮士去无归。

  采铜于山:颔联想象奇崛,且为流水之对,颇见慧心。余则自郐以下矣。

  南山问禅:用语略显不协。


  红泥小炉

  正自南窗读盛唐,忽闻医者夜扶伤。

  饥寒肯避天桥底,点滴犹悬病榻旁。

  粉饰鸿沟铺玉色,瘗藏魑魅裹琼浆。

  谁悲老杜奉先句,望处长风过短墙。

  采铜于山:起句先声夺人,接句感同切肤,用典亦恰到好处。中间二联或过于明,或过于晦,皆可删汰。

  南山问禅:以闻医者雪夜行医破题,令人耳目一新。然颔联似缺少承接,以致后两联写景、抒情均难落到实处,给文章添色。


  东柳

  乙未冬日至石门有雪

  燕原无梦到天明,昨夜西风最有情。

  遐思一天飘乱絮,阴云千里压重城。

  琼楼有恙标高洁,蜡象何能祈太平。

  自古江山多粉饰,闲人围坐说康宁。

  采铜于山:诗中每作高洁之想,末一联亦见情思。然梦、思、祈、说,句句有我,则景亦为情所累。

  南山问禅:结句有风人雅致,然“昨夜”、“阴云”、“蜡象”诸句均有些露白,何妨再中正平和些。


  一苇

  对雪有忆

  苍茫独立又飞沙,千树梨枝似旧斜。

  冷艳偏偏频入梦,前尘累累待抽麻。

  披霜背影终难挽,砌玉江山空自嗟。

  合手掬来忽成水,怜君何事向天涯。

  采铜于山:颈联颇为警策,荡人胸臆。末一句切情切景,亦是佳句。前四句稍感不振,“抽麻”何意?不解。

  南山问禅:读诗颇有同感,惟“苍茫”、“冷艳”二句或可再斟酌。


  海天一

  雪

  天空云落化精灵,破雾盈风似可听。漫拂群山千里白,独钟遥夜一灯青。

  冰心释处元无迹,浩气凌虚定有形。重拨红泥炉火暖,相逢不必问飘零。

  南山问禅:首、颔两联自然清奇,颔联尤赏心悦目。后两联一谈玄,一说人事,虽起承转合各有法度,然总有失协之感。何不顺势而为,张弛有度,做一当世王孟乎?

  采銅于山:中间二联俱佳,颔联写景“群山千里白,遥夜一灯青”十字足矣,“漫拂”、“独钟”可有可无。颈联尤妙,崚嶒磊落,气象不凡。尾联不著一字,而聚散离合尽在其中矣。


  李江湖

  夜雪

  暮色茫茫風正稠,何妨高臥最高樓。

  一街燈火棲長夜,百尺凍雲埋古愁。

  明日約人宜小飲,此生許我不多求。

  初晨更向南園去,補上空枝亂眼眸。

  采铜于山:下字之妙,不可移易。开篇晓畅,起承转合皆无懈可击,前三联颇见韵致。结句稍有刀斧之痕。

  南山问禅:“一街灯火”似可斟酌,亦是佳作。


  白云瑞

  雪花

  云横千里接天台,江北江南肆意开。

  冻醒钟声惊古寺,风干野火斗新梅。

  白头未许昭关夜,青眼犹怜谢女才。

  漫说东君欺不得,九原深处隐轻雷。

  采铜于山:中二联造语新奇,想象高妙,结句尤为警策。惟用语稍有古今之隔,似仍可于熔铸上下功夫。

  南山问禅:匠心独运,可称佳作。然既以题名雪花,“江南江北肆意开”未免太实在。


  落花人

  雪花兼感保定万户无供暖

  倏忽一夜下瑶台,素裹山河遍九垓。

  绿野繁花依令老,廊间燕子望空哀。

  梨诗可喻边关苦,咏絮何温瓮牗斋。

  宁愿香笺乏短句,冷寒不入褐衣怀。

  采铜于山:对仗工整,末一句见奇思。语言仍居于“造”境,未臻于“化”境。

  南山问禅:南方寒冷,余虽北人亦难以忍受。观诗题知兄居北方而无供暖,读此诗便心有戚戚。颔联太过秀气,反而不美。


  天涯剑客

  雪日感赋

  梦觉轩窗冷不禁,阴云密布思沉沉。

  卧听一夜风飘絮,怕见平明素裹林。

  寝室何时能供暖,他乡数月可安心。

  天公若肯怜人意,莫放霜寒肆虐侵。

  采铜于山:格律严谨,叙述平实。中间二联稍显浅直,“寝室”等语似可替易删汰。

  南山问禅:降雪升温,兄大可不必寝室担心了。


  司雨客

  初雪

  第三日上方成屑,乱撒琼瑶入晚风。

  窄巷寒枝增妩媚,边城霓火转朦胧。

  举杯堪问刘十九,踏白还寻陆放翁。

  夜听打窗声细细,梦成应在剡溪蓬。

  采铜于山:颈联尤是殷勤语,令人想往。其余似等而下之。

  南山问禅:后两联颇有趣味,倒是颔联略不协调。


  重楼

  乙未冬日有雪

  耻于浊世争红紫,群玉山头风又轻。

  天上冷香开六瓣,人间气象散无形。

  春衣浅掬瑶池水,造化新凝姑射冰。

  跌落琼枝千万片,萧萧冬夜梦中听。

  采铜于山:立意颇新,见人间冷暖。情有余而辞未达。

  南山问禅:观风知世,天下太平。


  赵银库

  咏雪花谨献国殇

  飘飘洒洒下瑶台,仙萼为谁着意裁?

  五岭茫茫山肃穆,三川皎皎月徘徊。

  英魂绕处成膏壤,清韵飙时没草莱。

  一曲悲歌犹在耳,随风今日又飞来。

  采铜于山:颔联稳健,见胸臆。国殇为何?诗中似无交代。语言稍嫌浅直。

  南山问禅:献何国殇,望兄不吝赐教。既有五岭肃穆、英魂沃土,他句不妨深沉些。


社课索引
最近发表